睡不醒的白色乌鸦

正太(ace)吹。
三坑左右横跳中。
填坑字典里没有。
随心所欲。
有本事你打我吧。

[织太]young.3

third
答应敲可爱很苏的织田作的he(?),不艾特
想到了毒梗,但是别看了我不会开车的。
大写的OOC





织田第一次从太宰手中收到保镖以外的任务,虽然感到纳闷为何将这种任务交给他,但太宰所做的事情一般都是有意义的。织田往黑手党平时运送货物的港口走去。
此时日头往西推移,差不多是卸货的时候。他将照片妥帖的收进贴身口袋,又确认了一遍穿过肩膀的皮带下挂着的两只手抢,往海边走去。
黑手党的老前辈,广津柳浪正在那里监督卸货。他注意到织田作的存在,放下烟朝他打了个招呼。
“小织啊,是太宰大人让你来的吗?”
织田不置可否的点点头,由于长期跟着太宰,他的身份早就不是什么秘密。织田作用大人般成熟平静的语气开口:“广津先生,能不能在这里检验一下货物呢?”
“这个嘛,如果是干部的意思,请便吧。”大约是知道了他的来意,广津大方挥手予以通行。
短暂的半个小时后,织田从黑手党的枪火里搜出了大约500g毒品。数量虽然不多,但至少说明了确有此事。
广津的脸色很不好看,从自己这边经手的东西出岔子他也会摊上麻烦。织田蓝灰色的眼睛平静掠过在货物边齐刷刷站成一排的黑手党们,将那些白色药品收拾起来。
“这些东西我先拿走了。”
末了还朝广津点一点头,大步流星离开。

“黑手党是严禁毒品的唷。”
太宰提起一包白粉晃了晃,面对他身后的下属语气满含嘲讽,“真是的,这样下去任务完全不需要你们出动就被织田作搞定了,我的手下都是一群废物吗?”
他伸手摸进织田的外套里,轻车熟路从他的胳膊底下抽出九毫米手枪对准了下属,稍稍扬起下巴,虽然还是个孩子却气势十足:“去搞清楚货源,晚上不要来打扰我。”
织田还记得太宰毫无形象趴在沙发上打游戏的时候被突然推门进来的芥川吓掉到地上的事情,那之后太宰开始杜绝晚上的一切打扰。
“……织、田、作!”
他被耳边响起的唤声叫回神,条件反射般挺直了脊背:“是!”
“听到了吗,今天晚上你不用跟着我。”
他知道自己嗯了一声,刚刚才发现自己快比太宰高了。

尽管干部大人那么开口,但保护太宰是他的任务。织田站在楼下时认真的思考过十秒钟要不要在太宰的房门口等到他睡着。
今天意外的,太宰在公寓里安静异常,没有源自厨房的乒乒乓乓或电视的噪音。织田莫名生出一种不安预感,他尝试着敲了敲太宰的门。
一阵沉默。
他曲起手指更用力的敲了几下,确保即使对方睡着了也能听到动静。
“太宰先生…?”织田尝试安了一下门把,好像没有反锁上,他放轻了脚步走进去。
客厅无人,卧室传来布料摩擦的动静。
太宰带着懒怠鼻音的声线钻进他耳里:“织田作?”
空气突然凝滞了。织田看到太宰挽起的袖子,露出纤细胳膊上细密针孔。
“太宰——”
他压抑着声音,头脑有一瞬间是空白的。太宰并不意外被他发现,因此苦笑了一下。
干部染上这种东西是很麻烦的,会受罚,会被革职,甚至直接变成底层人员。
太宰发现自己上瘾了的时候是织田拿着药物回来报告,他差点抢下那袋药物凑到鼻子底下,像个嗜毒成性的瘾君子。此前他都没有察觉到自己有毒瘾。
他看着织田从房间里把针筒和药物全部丢摔碎冲进下水道,太宰撅起嘴抱怨自己死于极乐的计划失败了,直到织田走过来按住他。
“你必须戒毒。”
“好吧——我知道了。”太宰看起来有一点点失望,但他显然也不想外传这件事。

吸毒的人是很难管的,织田费了好大劲把太宰按住——绳子完全不奏效,他扣住了太宰的手让他待在怀里免得受伤。太宰呼出来的气带着微热温度吹在织田脖子边上,一会他又咯咯笑起来,能念叨出八百种自杀的方法,又嘟囔干部太无聊,他们都是蠢货,还是织田作比较可爱。
他的体温比平时高了一点,透过单薄衬衣传到织田身上,暖融融的很舒服。织田作眼睑一颤一颤,很快睡着了。
一觉睡到天色大亮,窗外叽叽喳喳鸟鸣把他吵醒。太宰正安安分分抱着被子,绑带蹭地乱糟糟,露出左眼长而翘的睫毛。大概是昨天闹累了,或者克制毒瘾抽光了为数不多的精力。
织田很小心的松开他,顺手理好乱糟糟额发,重新掖住被角。
“早安。”



ENDDDDDDD
好困。
超级不满意…晚上有空再改改

评论(12)
热度(35)

© 睡不醒的白色乌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