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不醒的白色乌鸦

正太(ace)吹。
三坑左右横跳中。
填坑字典里没有。
随心所欲。
有本事你打我吧。

400fo开紫金铃点梗…………?
别的也可以,我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哪个坑有哪些坑了。

失了智……那篇擦边球都么啊。

【up主梗】那些年我媳妇喂过的猫

实况up梗的日常,金铃儿部分。
ooc注意。

要说紫薇其人,金铃索是知道的,出了名的M大校草之一,既高冷又不可一世(学弟说辞),没事千万不要去惹。仅限于此。
刚刚入学的时候绿竹过来接他,远远的指了指被人群包围的一颗后脑勺,银白头发有些长地拖在领子里,看背影是高挑,周围女生的兴奋欢呼实在太吵,他只听见了绿竹努力大声的介绍。
“那个是大二的紫薇软剑——看着很凶!……”
金铃本身就不好热闹场合,从小贯彻了关我屁事四个字,并不关心他被尖叫吞没的后半句是什么,拖着行李箱往宿舍楼走,绿竹跟他从高中相熟,知道金铃是不爱惹事的性子,也就很放心的帮忙提了个包跟在后面。
M大周边交通还算方便,整个校区说小不小,五脏俱全,...

实况up主梗。

如题,之前脑的up主pa,没想好题目,不知道有没有推荐?
随笔写了个片段。

紫薇软剑收到被邀请至某展现场直播的消息时也是很意外的,他本想干脆推脱,但正值暑假,他在家闲着也是闲着,连之前一月更两次实况的频率都上升到了周更,没什么借口推开。
更何况他听某个圈内友人说,金铃索说不定也会去。
他对这个少年很有兴趣。
那么左右纠结一番,紫薇应下了消息。为此微博一阵哗然,迷妹纷纷叫嚣要去现场看真人。
于此对比下,金铃简洁的通知「x月xx日,原定时间改在在x展直播。」下,简直就是妈妈桑操心儿子现场。
紫薇倒是很想和金铃比一下操作。不知道现场能不能见到本人。他退了游戏往沙发上一倒,白色长发凉丝丝的贴在脖颈里,被粗暴的梳...

[织太]时间错位

日常起名废。

ooc注意。

依旧是送给烤鱼 @人间苍鳇_负午 的生贺之一,经其允许放出。


旭日东出的天气凌晨还带着一点寒意在围巾上凝成了霜,太宰治顶着光明正大的黑手党干部头衔从森欧外的总部搬了出来,在不到五百米远的地方找了个高档公寓,一楼活像别墅,一条碎石小道弯进去,白色的漆墙,外面像模像样挂了个绿邮箱,实则根本没人用。

他指挥着搬家的人将东西都放好,货车冒着垃圾烟走了。这会太阳已经升的老高,围巾上的寒气化为湿气,太宰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扯下围巾,刚准备歇一会好出去觅食,窗户外响起了一声哐当。

他警觉的回头,玻璃外静悄悄的,嗅不到一丝硝烟味。

太宰走过去...

同框就是发糖啦我不听!!!

[织太]末日列车

雪国列车pa
送给这位 @人间苍鳇_负午 的礼物中的一篇,经其允许公开。
ooc注意。

总有一天花会盛开,雪会消融,人类会离开无尽的囚牢。
都是因为你。

“织田作,织田作——”
在一片安静下这样的喊声尤为清晰,引擎的轰鸣规律而从未停歇。他睁开眼,后脑下垫着叠的整整齐齐的沙色外套,针脚和边缘已经磨损的厉害,却无处更换。
太宰坐在他身边,鲜少打理的卷发微微翘起,见织田醒过来,立刻露出微笑指了指自己腿上巴掌大的花盆。
黑黝黝的泥土中,一点绿色羞怯地舒展嫩叶。它像一方小小的天地,扑簌落进人心里,点燃人心里微不可见的希望。在沉闷不见阳光的末尾车厢里,成为唯一的慰藉。
这里只有破烂阴冷的被单和看不清颜色的床帘,床与...

想问很闲的问题,开小号写原创人物x ace会不会被揍hhhhhhhh

双王子随笔

abo。
ooc。

Noct分化第二性别前,他一直以为自己都是个普通的beta,连信息素是什么味儿都不清楚。而他的兄长——noctis已经转变为alpha几年,是众望所归的执政者和继承人,出于这一点他并不介意自己是beta,事实上omega也是很烦人的。
在彻底转化之前noct都喜欢跟着兄长后面转悠,Lucis一向沉稳又冷静的长子殿下对于自己的弟弟总有十足耐心,百求百应,只要不是他说想翻出insomnia的城墙。
但这也不代表noct散发着一身柠檬味儿如影随形他能忍。
次子的信息素带着点清爽的水果特有的酸涩香味,不太浓烈又无法忽视,对于这方面noct似乎并无太多知觉,他一如既往的在兄长旁边打游戏还要...

百级没五花……真武不算,我就不填mjj的坑了我说真的。

1 / 17

© 睡不醒的白色乌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