澜巍tag底下都是什么???草草翻阅后发出灵魂质问…

[澜巍]内有僵尸,此路不通

主要是脑补了小剧场有点可爱。6争取这周放,要补一补之前的设定不出bug。

番外要是带面面出场可以嘛。

——————————

5.5


他内脏是冷的,皮肤是冷的,已经没有拥抱人的权利了。

赵云澜管不上他,祝红正忙着查沈夜那间公司的来历。

龙城算是一座历史悠久的城市,有许多文化遗产,曾经有考古学家说过龙城地下也许有什么大型墓葬,但这里也是一线城市,已经不存在动工发掘的可能性。

大多数现在的建筑过去都是红瓦砖房,没什么太特别,要说是几百年前也很难查出什么了。

“最好去业内问一问,我要近十年…不,二十年内所有的关于僵尸伤人,出土墓穴的信息。”赵云澜转了第十八个圈后下了结论。

这下连楚恕之都要翻白眼了:“不可能。”...

有缘人才能看到的小段子。

“这个世界上本来没有那么多巧合。”


星点烛火在哔啵作响,爆出一朵小小烛花。从木格窗外吹进微弱的风将这点仅有光亮拂的左摇右摆,沈巍用手挡了挡,本来不怎么壮实的身体体会到一丝凉意。

他不应当出来的,鬼节将近,极阴之体最容易遭不干净的东西附身,早年袭击他的人还没有一点头绪,弄不好就是又一回死里逃生。

道观里的人给了他一张符还有锦囊,说是能遮掩一二,又千叮咛万嘱咐要小心才放行。

沈巍被拉着絮絮了好久,几乎觉得不好意思了。他本意并不单纯,觉得骗了人的好心,又挡不住真实心情。

赵云澜快回来了,会路过这个镇子。

他合上翻阅多次已经酥软的书页,又一次下意识瞥向外面正对的小路。

那里静悄悄的,只有月光铺满。

他从酉时坐...

[澜巍]内有僵尸,此路不通

天师澜x僵尸巍
其实无差。
我好困我不知道我在写什么鬼东西…

不知不觉600fo了,征求意见吧,点文or这篇的番外之类的?

1234

—————————————————————

05

“我身上的东西均不属于我,除了自己。”

沈夜放下手里的杯子,故意磕出声不轻不重的动静。休息室里几个姑娘本来在窃窃私语的八卦,看见沈总脸色不善忙不迭踮着脚走了。

上司风雨欲来绝没有人敢触他霉头。

要说沈夜也算名副其实的富二代,含着金汤匙出生。父母已经打下了大好河山的根基,只等独生子资历够了,就一点头让他继承。

分公司上下都以为,沈夜运气很好,除了父母双亡不满足,也是有车有房,还长的好看。...

[澜巍]内有僵尸,此路不通

天师澜x僵尸巍。

偏无差。

123


一话日常。


————————————————————

04


“老楚,衣服借一下。”

他敲敲办公室中间的大桌子,从一身黑裹得密不透风的楚恕之手里坑了条破布似的围巾,仔仔细细绕在沈巍脖子上。

沈巍规矩的难以想象,让动就动,不让动就靠在角落跟一个摆设无异。赵云澜没等到楚恕之的回复,他在看了照片后就马不停蹄回来了。

楚恕之很少对什么东西流露出兴趣,沈巍显然已经是其中之一。他刚回来的时候连休息都没有,先围着沈巍转了三圈,捏捏膝盖捏捏胳膊,恨不得用手电筒照一下瞳孔,还是赵云澜死活拦住的。

“所以他到底怎么说?”

“你...

[澜巍]内有僵尸,此路不通

天师澜x僵尸巍。

偏无差,没车。

链接:0102

这里解释一下个人关于僵尸的设定:

僵尸是用某种特殊药物熬制的药水浸泡已经死去的人,可以某种程度的防腐也可以在死后保持身体神经一定的活性,加之下葬之地的风水和时辰,引外来的“气”代替活人的“生气”,形成一种心脏死亡但是大脑和身体还可以有限工作的状态。(当然都是我瞎98扯淡的没有任何根据)
 至于僵尸的“柔软”跟活人还是有区别的,只是说皮肤还有一定弹性,关节可以弯屈而已。总归没有那么灵活。
 所以这里沈巍其实没有完整的记忆,只有很零碎的一点点片段。

————————————————————

03

要说赵云澜,他师出无...

[澜巍]内有僵尸,此路不通

天师澜x僵尸巍。

沈夜=夜尊。性格书剧合一。

偏无差,没车。上篇链接见下。

01

————————————————————

02

赵云澜觉得自己是被冲昏了头,才带着那个千年不出世的僵尸上了地。

外面天色漆黑,星子稀少,郭长城吓晕了两回,大概是想到旁边黑袍曳地的人是个没呼吸的走尸,腿抖地格外明显。

赵云澜想的很简单,没有傻子会把这种事到处宣扬,沈老板显然不是凡人,在场目击者就他们四个,大不了交点封口费。

但他想的太简单了。

因为那个僵尸看到沈夜,表情显然有点不对。

沈夜先是皱了皱眉毛,思量赵云澜下去一回上来多了个人是怎么回事,又发现了那僵尸身上的衣服不太对劲。

他瞳色颇黑...

NR。

视力共享梗的前篇,短打。v13组。前文链接在评论。
假设他们小时候关系很好。

“Ravus!”

幼年的王子穿过狭长明媚的白色走廊,皮鞋在光洁照人的地面上踩的咯咯响。

女仆被他甩在身后,尽头是一扇雕刻精美的门扉,是特涅布莱耶王子的卧室。

灰蓝色头发的少年无礼地推开大门,任由无辜门板与墙相撞。

四柱床垂下了两边围幔,层叠蕾丝装饰了简单的房间。窗户关着,窗帘拉着,整个卧室暗的不可思议。

两个仆人手足无措的看着闯进来的Lucis王子。对方回以冷淡的凝视,然后望向床上坐着的人。

Ravus.Nox.Fleuret——该是特涅布莱耶的继承人,唯一的王子。魔力强大,足够聪颖,足够有责任心。是被...

[澜巍]内有僵尸,此路不通

天师澜x僵尸巍。

打澜巍但是其实偏无差。没车。

有弟弟出场,沈夜=夜尊,性格取书剧合一,不碍哥嫂的事。

预定是挺长的,但是能不能写完看造化。

—————————————————————

01

引擎轰鸣的越野车一路碾过碎石木板,在灰色水泥砌起来的大楼框架前打了个弯,停在门口。

要是他在市区那么开早被交警拦了罚款,但这里是未开发区,活人都不见,只有空荡荡的回响。

赵云澜稳稳踩着踏板跳下来,跟着的是后座面如菜色腿还在打颤的郭长城。

他们停下的楼还没建完,看起来只打了地基,上面搭了框架和竹排。

站在门口的两个男人一个穿着白西装,一个烫着非主流的泡面头。俨然画风格格不入,但站在前面的...

不写任何文野相关,莫关注。

也不写FF相关!!!!除非一式有望!!!!!或者7r重置出了!!!!!!莫关注辽!!!!

为撒子又有人挖坟。

1 / 21

© 睡不醒的白色乌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