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太随笔

ooc慎。
找个感觉……



中也第一次见到太宰还是很久以前,他加上帽子都还不及尾崎红叶的腰高,红叶温柔的告诉他要去见一个特别的孩子,那也许会是他以后的搭档。于是中原中也乖乖的穿上小西装,黑皮鞋,白色长筒袜包裹到了小腿肚。
相比之下太宰治就不那么可爱,他半身站在森欧外的阴影里,看起来一副怯生生的样子,脸是俊俏的好看,大眼睛一眯嘴角一勾,对着中也露出既不友善也不可爱的微笑。
红叶说,那是太宰,他体术不好。
那时候中原中也还傻愣傻愣的,一点觉不出太宰的意思,闻言立刻说嗯我以后一定会保护他的。红叶就摸摸他脑袋,夸他真棒。
可能什么样的人教出什么样的学生,太宰焉坏焉坏的,一肚子黑水。两人训练的都一天就把中也的枪搞得炸了膛,还笑得愉悦。
小时候的中原那想得到那么多,包扎完了还说幸好不是你的枪。
你怎么那么傻呢,太宰挠挠脸上的绑带,看不出一点愧疚。
次数一多怎么也能感觉到点,中原中也为数不多的反省了一下自己,不知道的哪里得罪了太宰。只好第二天训练结束了,特地在森欧外的房间前面堵他。结果从日暮到天黑太宰都没回来,倒是森欧外回来了一次,看到中原中也还略感意外,问他有什么事。
中原只好说,我来找太宰,你看到他了吗?
没有呀,太宰君的话说不定是出去了吧。
那我去外面看看,谢谢。中原中也礼貌的道谢,听到森欧外在背后的笑,又说他们看起来相处的不错。
他是想和太宰好好相处,可惜天知道他在想什么,中原中也翻来覆去回忆,越想越气,开始小跑起来,街上挂满五颜六色的彩灯,人来人往。他穿着背带裤和衬衫,被吹得有点冷,还没长开的身体纤细又单薄。中原一边走一边找太宰,虽然漫无目的但十分坚决。
这条街延伸的很长,他路过几个甜品店就往里看看,还有穿着性感的女人在他视线欺近时莞尔一笑,亲昵的搭上他肩膀。
真可爱的小弟弟,要到哪里去呀?
女人涂着丹蔻的柔软指尖蹭过中原脸颊,尾音婉转吐气如兰。
中原中也感觉浑身上下都炸了,结结巴巴的后退说没什么我迷路了我在找母亲。
然后突然出现了让他消音的熟悉声线。
中也?
太宰披着黑大衣站在不远处,平淡的还有些不确定。
中原中也停下来,越过女人的肩膀盯住了太宰的脸。
原来是太宰君的朋友?真可爱,下次请他一起来玩吧。女人放开了中也笑着说。
嗯,好啊。太宰冲她笑起来,坦然地答应。
中原中也站在边上一时竟想不出用什么话骂他。

等到那个女人回店里,太宰才走近他,看不出意外或者好奇。
你来这里做什么?他问。
中原憋了一会,憋出几个字。来找你。
太宰点了点头,拢好身上的衣服。回去吧。
你什么都不说?!
说什么?
为什么会来这种地方……还有为什么要耍我啊!
因为我不喜欢中也啊。太宰笑了。
总得有个理由吧?中原中也看他的眼神像是在看一个不可理喻的疯子。
嗯……我就是不喜欢像中也那么好骗的人,莫名其妙的热血,莫名其妙的动力,真搞不懂你啊。太宰拇指抵着嘴角很认真的考虑了一下,回答。
我才搞不懂你,明明没有伤还裹着绑带,活下去而已哪需要什么理由啊!
中原冲过去抓住了太宰的手腕一扯层层白纱,泄露出的大片皮肤上交错着深深浅浅的伤口。
他愣住,太宰因为他的动作也愣了一愣,然后抽回手把松开的纱布包回去。
那个……对,对不起。他呐呐道歉。
后者抬起头用古井无波的黝黑瞳孔看着他。
中也,我真是最讨厌你了。他说。

“我他妈才是最讨厌你了!”中原中也重重把酒杯往桌上一磕,带着满身酒气和被薰红的脸破口大骂。
“是是是。”
另一边坐着太宰,比起小时候的身量已经长高不少,五官褪去稚气多了点成熟的清秀,笑吟吟的把廉价威士忌倒进对面酒杯。喝醉的中也好哄也好骗,就是太不安分,好在太宰已经能准确拿捏住恰好地量,一旦到了就绝对不倒酒。三言两语把小矮子拖回黑手党提供的住处。
“重死了,你这身高绝对是被异能压回去的吧。”
他小声嘀咕,好死不死被倚在肩膀上的中原听了去,立刻一把推开太宰还打了个酒嗝。
“你!混蛋、青花鱼——不可理喻!我才看你不顺眼!”
“明明一开始就是中也非要凑过来的,还莫名其妙宣扬了一顿生命多可贵的言论呢。”
太宰左脚蹭右脚甩掉鞋子一边回答一边去厨房找解酒药。
一般来说中原中也都会备一点,虽然爱喝酒但他不爱喝吐了的感觉。
“是你先搞什么自杀,还、…非要耍我!”他摇摇晃晃跟上去,一手撑在太宰身边的料理台上抓住他手腕,看起来颇有点恼怒,“我哪点不好了啊?!”
“……”太宰被问的无言以对,只能居高临下的垂眼看他,表示对醉酒的蛞蝓没法对话。
好像除了习惯、生活、性格、喜好、逻辑……不合之外,他们确实没什么地方可以合不来了。
“你没有哪里不好,中也,我就是讨厌你。”最后太宰轻声说。
“嘁!”中原中也眯着眼咋舌,“我也真的讨厌死你了,混蛋太宰。”
他松开圈着的细瘦手腕扣住对方后脑用力按下来,不留情的咬上太宰的嘴唇,最好叫他把那些话通通咽回去。


评论
热度(34)

© 睡不醒的白色乌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