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不醒的白色乌鸦

喜欢请留红心评论,这本来是很简单的事。可能是我写的不够好叭。

一个随笔故事。

有这样一个死神。
他有一张黑色的山羊面具,弯弯的角上缠绕金色锁链,总是穿着深蓝的袍子,肩扛镰刀走在街上,谁都看不见他,可是他看得见一切。
死神先生似乎很喜欢自言自语,他对着镰刀上的骷髅说话:
呐呐,你觉得人为什么活着呢?
又对着水潭里自己的倒影说话:
为什么我还活着呢。
可惜连他的倒影活人也是不可见的。
骷髅沉默不语。
他负责一块繁华的地带,似乎被人称为混乱的“魔都”。
他喜欢在河边游荡,对硝烟枪声钟情不已,期待有一颗特殊的子弹能穿过早已停止跳动的左胸膛。
当然,已经死了的人是不会再死一次的。
是吧,镰刀先生。死神又自言自语了。
当然,这次也没有人回答他。
和他一起负责这块地区的还有矮个子小死神,对方显然认真的多,总是喜欢待在温暖的酒窖,身上带着白兰地或者波尔多的气味。
应该说他们说唯一能和对方沟通的人,但是不知道怎么的,好像脾气和性格都不对付。
死神又逛到海边来了。
这个嘛,大概是天生的吧。他摇头晃脑,欣赏大海在日暮时的波光,有一艘纸折的小船顺着堤慢悠悠漂过来,漂到他面前,死神先生一弯腰就拿起了它,硬纸板的底还没有完全被水浸透。
以前呢,人们会用纸灯送死去的人离开哦,真是很方便的办法,要是它真的承载谁的灵魂就好了。
死神一边说着话一边轻轻松开手将纸船放回水面目送它如来时一样摇摇晃晃离开,干脆在地上坐下,将镰刀抱在臂弯里。
我是已经死掉的人哦,没有呼吸也没有心跳。
这样被人看到一定会吓一跳吧。
嗯,但是呢,多出了很多时间。
人类啊,一点都没变。
对吧,——
骷髅黑黝黝的眼眶好像看着他,一如既往的沉默。













可以当成织太意会也可以当成一个随便的故事……
哎呀那么看其实很失败,就当复健…tag不打了,随缘,随缘。

评论
热度(9)

© 睡不醒的白色乌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