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太随笔

太宰对黑手党的医院来说早就是个常客,内外科的护士多多少少都听说过有个年轻好看的干部,时常住进来,偶尔还会带些特产分给他们。
也有那么些个天真的女孩既想着能经常看到他,又不希望他频繁的进出这里。照顾太宰的任务差不多都被那些护士抢破了头。
太宰治本人要是知道她们这样指定要笑出声来,他最好闭上眼就再也不睁开。然后他真的那么做了,眼皮隔绝了光线,他安静的想像自己已经死亡,灵魂轻飘飘的离开身体,覆骨之蛆蚕食他的指尖……
“太宰?”
耳边有人叫到,他被惊了一下,灵魂簌地回到身体。
织田作,他半真半假的抱怨,我刚刚说不定真的要死掉了呢。
是吗?织田习以为常的搭话,听说你受伤了,我就来看看,现在看起来伤的不重,真是太好了。
他语气诚恳,太宰就咯咯的笑了。织田是不懂这有什么好笑,但友人健全就是最好的。
太宰又拉着他闲话好久,直到药效上来,眼皮耷拉着脑袋一点一点。
那我先走了,织田见状知情识趣的离开。
太宰实在是很困,视线恍惚,脑子也不大灵光,听见织田作说要走条件反射的伸出手,对着衣角拽了个正着,完事自己也愣住。
织田回过头,还以为他有话要说,半天却只看见太宰一张苍白的脸,只好先开口。
有什么事吗?
太宰也沉默半晌,然后眯起眼笑了。
啊……没事,你身上有光,我想抓来看看。

评论(1)
热度(37)

© 睡不醒的白色乌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