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金铃]你可能打开方式有误

点梗的,年龄差+童养媳(伪),谁的认领一下xxx
末日+哨向




破旧的货车在公路上行驶,每下都让人觉得在颠簸。车皮四方圈起了一个狭窄的小世界,顶用拙劣的铁杆支起一块黑布盖住了其中的内容。这趟车将开往五百公里外的“圆球”庇护所,运送的货物也不是宝贵的物资,而是活生生的人。
金铃索抱紧了膝盖,目光毫无波澜的从公路来处收回,半张白皙而消瘦的脸埋进了膝里。
他是这一趟“货”中最小的向导,也是同年龄中最快通过考试的人。他知道怎样安抚哨兵,也知道怎样用精神网探测危险,而且他会战斗。战斗本不是向导必修的项目,但近年来在对抗变异体的战场上向导死亡率越来越高,而出生率下降的飞快。一旦失去向导,即使哨兵战斗力再强也要因为触梢紊乱暴走而亡。
哨兵和向导本就该是一体的,谁都不能少了谁。
金铃索摸了摸衣袖里绕在手腕上的细线,忍不住缩紧了一点。
他不知道自己会有怎样的哨兵,在“塔”里,即使政府把话说的好听,向导中总还是会流传一些小道消息——
哨兵根本看不起向导。
大部分向导根本不是死于战场,而是被哨兵折磨死的。
没有人可以依靠,就不如靠自己。
他习惯于独善其身,而且实力不弱,如果对方看不起自己,那金铃就决定反抗结合,他不会让任何人摆布。
“圆球”庇护所,用打量合成玻璃和金属支架撑起的半圆形穹顶,可以防御空中来的敌人,容纳了大部分平民和哨兵,有基本的物资保障,包括政府部门也在。
近年来政府为了保证哨兵向导的结合例外开辟了“塔”机构,单独为向导提供安全和培训,并测试双方的相容领域进行匹配,在通过后才能离开与对应的哨兵搭档。
仅仅是搭档,也就是说可以不结合。
金铃索忐忑不安的默念了几遍,准备如果那个哨兵想做什么他就义正词严的拒绝。
他刚刚成年——虽然脸看起来不像,没有准备把缥缈的未来拴在一个人身上。
一旁与他同期的向导仿佛已经接受了现状,从金铃不安的精神中解读到紧张情绪后安抚的朝他笑了笑。
货车缓缓驶入“圆球”大门,厚重的铁门又慢慢合上了。
“到了,下车!”
送货人哐哐敲着车喊到。向导接二连三翻身落地,负责的工作人员挨个扫描了他们手腕上的号码,然后把他们领进了设施里。
说是设施其实就是一栋小楼,只有三层,里面还比较暖和。他们停在一个挺大的休息室中,里面放着不少椅子。
“麻烦诸位稍等一下了。”他满脸笑意的哈哈,“哨兵一会就到。”
金铃捡了角落的椅子,感觉心脏在砰砰跳。说不紧张是不可能的。
没一会七零八落的脚步声就响起来,工作人员手里拿着厚厚的登记册让号码相同的哨兵和向导签字离开。
金铃紧张到了点反而很安静,他看了眼手腕上的数字,又看看那些陌生的男性或女性,抿了下嘴唇。
“你叫金铃索吗?”
有人凑过来跟他打招呼,面容生的亲切,身上也没有让人不舒服的感觉。金铃甚至没有感到一丝哨兵的威胁,于是点了点头。
“那我叫你金铃儿吧?别担心,我今天不是来匹配搭档的。”他笑着说,语气随意且自然,“我叫无剑,只是陪人过来的,他来找他的向导。”
金铃诧异的看了眼,发现他手腕上真的没有号码。对方亮出胳膊晃了晃,觉得金铃索实在是懵懂可爱,还不知道以后遇上那尊大神会怎样。
眼瞅数字要推过来,无剑几乎无奈的叹了口气。
“金铃儿,要是你的哨兵很不好相处怎么办?”
这个问题金铃索也并非没有考虑过,却也没得出个结论,只好沉默了一会,语气有些倔强。
“与我何干,我只做好自己的事情。”
无剑眨了眨眼,哈哈哈哈地转身和门边哨兵打成一团,同时又把靠在最后的白发男人推出去。
金铃不善与人交道,沉默的把数字亮出来后提笔签了个名,才偷觑了一眼对面的男人。
很有点俊秀,眉目都好看,却是颇不苟言笑,硬是拖出一份生人勿近的气场。
金铃索是最后一个,向导都登记完了,房间里一时没有旁人,无剑和其余几个哨兵呼啦啦围过来,自来熟的勾着白发男人的肩膀调笑。
“紫薇,这回你可有个可爱的童养媳了。”
“我看是儿子还差不多,那么小,可别被他欺负死了吧。”
无剑闻言大大的不妙,矮身从紫薇想揍人的胳膊底下钻出来拉住金铃索嘱咐:“金铃儿!紫薇要是欺负你,你就跑来找我!”
紫薇,听起来是他的名字?
“金铃儿,我看你也别记他名字了,你成年了吗?要不直接叫爹吧,他肯定不敢对你怎么样。”
“……不用了。”
金铃索克制住嘴角的抽动低下头表示拒绝。紫薇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最后曲肘一怂后面的人,冷声打破哄闹:“闭嘴,走了。”
“我说错了吗?你都二十好几快三十了!金铃儿才多大!16吧?”
金铃索:“………………”
金铃索很冷漠:“我十八。”
他被推到紫薇身边并排走,起码矮了一个头多。
“看着不像啊,合法结婚的年龄了吧?”
紫薇忍无可忍的搭着金铃索肩膀,隔着手套谁都没觉出什么。
“你就合法结婚了?上次你家向导半夜翻墙跑出来的事谁都知道。”
“……”
这次空气终于沉默,几句话间他们已经走出了楼,门口停着紫薇的机车。他松开手下巴扬了扬,语气依然平静:“坐在后面,会吗?”

评论(5)
热度(39)

© 睡不醒的白色乌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