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不醒的白色乌鸦

正太(ace)吹。
三坑左右横跳中。
填坑字典里没有。
随心所欲。
有本事你打我吧。

[织太]龙与勇者

声明:ooc。梗源是第一句话,出处是游戏《被囚禁于手中的你》晴人篇里,后期去图书馆会触发阅读小说剧情里的一句。

我就是搞事的,评论看心情回。

织田作生日快乐。



这是一个,关于被恶龙夺走了心脏的勇者的故事。

太宰治是个身着轻甲的勇者,若那么说有些太荒谬,但他确实配着银光闪烁的剑,会三脚猫的格斗术,会把剑耍的花里胡哨。

崭新的一天又来了,太宰推开窗户舒舒服服的伸了个懒腰,无比轻快的冲着外面新鲜空气和层层丛林深吸一口气,放开了嗓子:“今天准备去屠龙啦——!”

声音带着无限回音在森林里越传越远,一阵地动山摇惊起无数飞鸟。

没过一会事件已经不能说是他的声音引起的了,依稀可听见沉沉嘶嘶的低啸,树叶摇动地停不下来。太宰愣住了,愣了好一会,脚下地面不断震动,摇下破烂房顶上的碎石子。

他看着眼前劈天盖地的黑影,喃喃自言自语:“不会吧,毒奶那么准。”

一条龙,真真正正的龙,比他家面前的山包还高,倒映在太宰苦茶色的瞳里。太宰怀疑它会一屁股下来坐死他,虽然每天他都会那么喊一声,但从来没想过这种毒奶真的能奶出一条龙。他没有弓箭也没有魔法道具,剑术只能骗骗姑娘,龙一口火下来能把他烫成碳。太宰觉得天要亡他,居然还很安静,甚至有点兴奋,死在一条龙手上比整天对着村口的阴沟蹦哒好多了。

但龙没有,他一尾巴尖将那栋小破房子扫开,用爪尖拎起了太宰治,展翅离开了,刮起的风掀飞了村子里另一半人家的屋顶。

太宰被抓走的时候还觉得有点魔幻,他没钱也不是princess,塞不了这位的牙缝。怎么就被抓了。

龙拎着他飞过群山,飞过海洋岛屿,停在一处不知名的地方。那里郁郁葱葱,龙洞就开在一个不太高的山腰上,出去能看到满眼绿色。龙把太宰放在一堆草上,然后消失了。

太宰没受惊也没想着拔剑,反正他打不过那家伙,干脆从草堆上滑下来看看,好让自己死得不那么遗憾。

洞里有一张平滑的石板,还有罐装水,用布草草拼接起来的稻草铺的床和篝火痕迹。

有人住……?

太宰还在诧异,外面就走进一个人。

对方比他高,一头红发,金灿灿的眼睛让人畏惧。但太宰似乎没有这种感情,他不怕死的打量着对方,即使他头上鲜明的生着一对角,眼神不带丝毫感情。

“嘿,难道你是龙吗?”

“嗯,我是。”

“就那么承认了啊……你知道我是勇者吧?我会杀了你噢?”

对方似乎无声的叹了口气:“太宰,你不会的。”

他像是认识太宰很久一样,自我介绍道他名叫织田作之助。

太宰治既来则安的住下了,比村子里会有人来谩骂抱怨相比,这里好得多,他什么都不需要做。而太宰又及其擅长找乐子,即使自娱自乐也能玩的高兴。

在有一段时间里,织田龙角上的花环从没有断过。

龙——或是说织田,太宰原本以为是相当难交流的家伙,实际却超乎意料的有意思。或许是龙不善人类弯弯绕绕的心思,织田耿直的要命。就算太宰也会猝不及防被他噎住。

“不,应该是人类太复杂了。”

他自言自语的下了结论,干脆摊开手脚倒在草地上。

阳光晒得皮肤暖融融,唯有胸口会没来由的漫开一股寒意,那里空荡荡,太宰感觉不到半点跳动。

他没有心。

太宰会去自杀,去探寻刺激的事,妄图感觉到胸口砰咚的声音。

可即使织田出现在他面前,太宰依然一片平静,他好像失去了他的一切感情。表面喜笑嗔怒,都只是伪装的做派。

他让自己看起来像个人。

“太宰?”

织田俯身,影子投在太宰脸上,金色的眼睛光彩熠熠。

“织田作——”

太宰鼓起脸颊蹬动着腿。

“带我飞吧!”

织田愣了一愣,大概对于太宰突然提出这种要求感到意外。

然后他背后慢慢伸出了薄膜般的双翼,比两个太宰都长。织田作轻轻松松把他抱起来,一扇龙翼就慢慢升上了半空。

他睁大了眼睛好奇的打量下方逐渐变小扩大的视野,一边指指点点。

“那是织田作去吃咖喱的镇吧?旁边那口井的水能用来冰水果呢。还有那个山坡我见过鹿噢。”

织田一一回应,高空的风吹得他说不出话,人类的模样对于龙来说太脆弱了。而太宰把脸埋在他胸口,叽叽咕咕个不停。

他细数两人生活的地方周围的东西,突然发现已经满是回忆的痕迹。

太宰半张脸埋在他胸口,他数累了,脸上表情也褪去。

咚咚,咚咚……

对方的心跳清晰可闻。他听了一会,突兀皱眉露出微微错愕的表情。

他听到了,两个心跳。

其中一个很微弱,弱到几乎听不见。

但他无比确定……龙会有两个心脏吗?传说和童话里都没有提到这件事。如果那样的话龙岂不是死不掉吗。

太宰漫无目的的思绪乱飞,直到织田已经在附近不小的距离里飞翔过一圈,慢慢落在地上。

微风里带着花草的香气,他的表情一点不像方才思考了多么可怕的事情。太宰抬起手轻轻按在织田作之助胸口。他很清楚只要用武器穿透这副脆弱的人类躯壳龙就会死去。

但他已经——未来——也不打算那么做了。

他一点也不想屠龙了。

“太宰,虽然可能你不记得了。”织田先开口打破了沉默,他的手按在胸口正中央,“这颗心脏是你给我的,现在在这里跳动。”

“我曾经是没有心脏的,带来死亡的灾厄之龙。是你找到我——”

黑发的少年身上裹着灰扑扑的袍子,厚布料缠在肩上。凌乱卷发里露出包裹额头的绑带,他明明有一双好看的眼睛,却空荡的什么都露不出来。他站在庞然巨物前,抬手按住了自己的胸膛。

“呐,你没有心脏对吧?正好我也不太需要这个东西了,就给你用吧?”

这是第一个对龙如此开口的人类。

它收下了人类的心脏,沉甸甸的扑通扑通在胸口鼓动着,一种难以言明的疼痛从那里弥漫开,不会刺激神经,不会流血,却让人不由自主感到难过,想蜷缩成一团。

原来活着是这样的感觉啊,龙第一次体会到了。但这到底是太宰的心脏,不是它自己的。它所体会到的,大多是太宰的感情。

而太宰是个奇怪的人,即使织田变成人类的样子躲藏起来观察他,很多时候也不明白他为何高兴或沉默。但当胸口情绪不受控制响应时,织田也会忍不住露出笑意。

他很高兴,这份情绪,到底是不是太宰的呢。

“然后我发现,你的心脏上开始长出了新的组织,那是真正的属于我自己的东西。”织田说道,“再过不久我就可以把你的心脏还给你了,谢谢你,太宰。这种想让某个人类获得幸福的情绪,你们是称之为谢意的吧。”

他金色的竖瞳看起来和人类无异,一眨不眨认真的凝视面前比自己矮了半个头的人类鸢色的眼睛。太宰似乎是被这番信息量过大的话语震惊,直勾勾与对方对视着,半晌后才蠕动嘴唇发出声音。

“……啊,是的哦,织田作。”他笑着回答。

然而事情并没有等龙的心脏长出来就发生了。被织田作摧毁的村庄集结了一群年轻人来到龙巢,他们拿着并不坚实的武器,织田却因为不想杀死人类而节节后退。太宰闻讯赶到时织田身上已经满是伤口,曾经的村民对他举起了刀棒。

“你为什么不杀了这头龙?你不是勇者吗。”

眼前的景象在他眼里发生了奇妙的扭曲,那些人脸仿佛覆盖了一层黑雾,只有一张椭圆形的嘴在活动:“杀了龙!杀了龙!”

他感觉到呼吸逐渐急促,大脑又奇异的冷静。织田率先感觉到了太宰的心情,因为共通的心脏织田控制不住手臂上浮起了鳞片。他一把按住太宰治:“太宰,冷静点!”

“…织田作——”

那是第一次他从死去了一般的胸膛里感受到鲜活的心情,也许那可以命名为愤怒。这个腐朽的世界里,值得延长生命去追求的东西——

“是不存在的啊,织田作。”

山岗上纷乱的风让黑发人类凌乱卷曲的发梢飞舞着。太宰轻声说出这句谁都没有听到的话,龙吟咆哮的震天动地,脚下地面龟裂了,一部分人落入了深不见底的缝隙,一部分因为滚落的巨石被冲散的溃不成军。

也许是太宰的心脏在织田胸口的缘故,龙第一次感受到了与他相同的情绪,失去控制。烈焰滔滔而起,小山般庞然的身体只消轻轻移动就能抹去一整个村庄的人。

这才是应该被讨伐的“恶龙”。

而拥有人心的怪物,到底该被称为什么呢。

评论
热度(26)

© 睡不醒的白色乌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