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不醒的白色乌鸦

喜欢请留红心评论,这本来是很简单的事。可能是我写的不够好叭。

双王子随笔。

很短很短没诚意的短打。







他回到公寓时电灯还亮着,有些凉了的简单晚餐摆在桌上,没留字条,noct丢下书包在沙发上,走过去喝了口汤。确实凉的彻底了,一丝余温也像错觉。
窗户外面夜幕宛如一块蓝丝绒,还缀了几颗星星。好像自从他叛逆的跑出来上学起就很少见到自己遥不可及的兄长,长他四岁的路西斯的王子。
现在也一定在王宫里处理他一看就头疼的事务,灯彻夜不熄。
他记不太清小时候的事情,好像自从被尸骸抓伤后的一段疗养时间将他的记忆分成两半,一半模糊的在白雾背后,一段通往现在。
“……”
Noct难得挠了挠头发,心想这会回王宫是不是不太合适。最终在时间和空间的权衡下他选择这件事明天再说,且不论noctis是不是想看到他了。
偶尔有那么点时候,他不坦诚表露的亲情都放在哥哥身上。
比起繁忙的regis,还是他更多待在noct这里。

“殿下晨安。”
线条流畅的黑色轿车驶入王宫大门,没人会阻拦国王陛下的爱子,何况这辆车是他送给noct的。
坐在车里把着方向盘的noct习惯性点了点头,虽然匆匆忙忙的考了驾照,他还不怎么熟练。
随着黑色的车屁股消失在车库,门口的警备队才小声交头接耳。
“王子殿下不是昨天就回来过了……”
“嘘,不要多嘴。”
Noct大步穿行在走廊,一侧是各式各样冷硬又肃穆的墙砖装饰,一侧是一尘不染的窗外阳光。
他轻车熟路推开书房的门,入眼就是占满整面墙的书架,桌上叠着早就看完的会议记录和一些文件。
兄长一贯不拖沓又完美的做好一切。
只不过那张椅子上没坐着人。
他四下转了一圈,觉得哥哥是出去了,大概有什么会议或者报告。反正做不完的事情永远那么多,他能因为在外面上学偷个闲很是幸运。
“殿下,国王陛下找你。”
房间门被敲了敲,穿着长裙的侍从毕恭毕敬说。
“…哈?找我?”
他仿佛不可置信一般指了指自己,在收到对方肯定的眼神后还是乖乖前往了regis所在的大厅。
Noct不喜欢那里,因为不管老爸还是兄长,踏进那儿的表情都令他不安和难过。

等到他回过神,已经在商业街上游荡了许久,眼里还有点没褪去的严肃冷戾,像整个人覆盖着阴郁。他对着玻璃橱窗莫名其妙的揉了揉脸,一身在王宫里拘束的正经又活泛起来。这才注意到背后有几个女性指指点点,小声的交头接耳。Noct回过头一头雾水的看过去,镶在商业大楼里的银幕正放到一场演讲,站在正中央的兄长参差不齐刘海都被发胶抹了上去,领结卡在脖颈上,那张熟悉的脸跟他分毫不差。
noct一向知道兄长是很优秀的。
他觉得自己好像捅到了什么,失魂落魄的回到公寓。甚至他不记得今天老爸跟他说了什么,只能把自己丢到沙发上,眼瞳半晌没找到焦距。
还是ignis的电话催他起来,noct听了一会,艰难的开口。
“……你说,昨天那叠是谁理的?”
“noct,你在说什么?我原本是放在你公寓的,当然是你。”
“……哦。”
他慌不择路的按了挂断,沙发枕压在胸口压的他气闷。一杯清水搁在厨房的料理台上,还有两个一模一样的杯子。
“你做噩梦了吗,noct?”iggy的声音那么说,还带着点关切,“一直都是你,那位殿下……不是很早就去世了吗。”

评论(5)
热度(13)

© 睡不醒的白色乌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