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太]林深有鹿

ooc慎。

山是一座无名的山,镇是一个安静的镇。倘若没有远远望到另一边五彩的霓灯和每隔三四个小时来一次的电车,就如同只在电视中能看到的古朴小镇差不多。
绿油油的草坪在两段延展开,两层式民居和学校错落在一块,还有在风中飘荡的店铺布块,这里倒也什么都不缺。
织田作之助刚来这边不久,住在靠山的一边,在学校做个国语老师,领着固定的工资,每年还有两次假期。
平时他一开门走几步就进了郊区。没有太多硝烟和灯光,绿油油的草地在小路旁铺展开,一望无际。织田喜欢在周末上山,端着攒钱买的相机,从那边可以眺望到一片波光粼粼。
一场春雨洗刷了黝黑泥土,从土地上露出浅浅新芽,像浮动着饱含生机的绿雾。织田一如既往的穿过小路预备上...

[织太]FOREVER

织太/原著时间线改/ooc
前一章走主页看,有捏造人物请注意。

02

他愣住了一秒,浑身血液冲上大脑般的差点跳起来。好在织田克制住了冲动,第一反应就是找。说到底箱子不小,房间就那么方寸大,总不能掉在地上了。那里面关于异能的调查,若是落进相关者手中无疑会引起大波澜,最好在对方来不及有所行动前赶紧找回来。织田深深吸了口气冷静下来,站在对窗的桌前,褐色桌面干干净净,如果说是有人进来一定会吵醒他才对。窗外就是马路和几棵作为绿化的树木,织田又检查过门口的锁和窗户,最后抹了抹窗口浮灰,转身下楼。
老板依旧站在柜台后,听见脚步声,抬头朝织田笑了一笑,是十分热情招揽顾客的那种笑,让人不好意思拒绝。
“客人睡的好...

[太芥]灵契

架空设定。应该是糖。ooc慎。
算是…跨年贺吧。

对太宰先生来说,我还是,小孩子吧。
晚风吹过堤下的水草荡出一排排波纹。芥川穿着高领的黑色学生服,银色纽扣扣的一丝不苟。连同他漆黑的短发,看起来身上除了黑白没有其他颜色。
他是寄宿在太宰治家的孩子,无非是因为芥川的养父母在几年前就因故双亡。而太宰是他当时唯一可以指望的人。不,说人也并不合适,太宰治,他是一个鬼。
和广义的鬼不尽相同,太宰所说的鬼是可以驱使死去的人所化为的力量的非人,表面上和人类又没有太大区别的种类,芥川觉得那更类似于“妖怪”。
但太宰却说那并不是一种东西,虽然都诞生于人,却是截然相反的。
“妖怪是人类自己创造出来,但是自己又怕的要死的东西噢...

[织太]《书》 下

ooc慎。
前篇请点开主页往前看两个<

太宰放下笔从狭小世界里脱身,小说已临近结尾,他却卡在了关键的地方。
仿佛在描绘别人的人生一般,这种强烈感觉愈发靠近他。他开始思考自己究竟是创造世界还是叙说一个故事。书里是世界,亦或世界是一本书?
他提着速食盒饭,心里打起热乎乎的关东煮的主意。过了秋的深夜不是一般冷,太宰紧了紧黑色的大衣,孤零零脚步声在安静的地方显得有些突兀。
他对手心呵了口气,带来一点点热度。太宰感觉自己手指关节都被冻的僵硬,在热水里一泡就会发痒泛红,连笔都握不住。
可怜他只能靠薄大衣留住一点残存体温,无奈之下加快了脚步期望早点跑进住宅楼大门。
门口站着一个高瘦的男人,客观来评价身材很不错。太宰多...

[织太]《书》 中

前篇从主页找←
ooc慎。

他一次如此清晰的感觉到,天空原来是那么美好。漂亮的颜色是画笔无法涂抹出来的,绚烂的像一卷幕布铺展开来。
而有一只不可见的命运之手在摆弄他们,将他推搡到一个无法退却的位置,控制四肢上的木偶线摆好他的姿势,他只需要配合。

但是——
“能描绘出这种景色的人,一定非常温柔吧。”
猫尾扫过他挽起袖子的胳膊,织田作感觉到一阵细细痒意。他靠在狭窄公寓的椅子上,将那只擅自登堂如室的猫抱进了怀里。温暖的生命力和脉动传递到他身上,织田笨拙的抚摸猫,光线从不大窗口投射进来。桌上摆着零碎的枪械零件,似乎打破了这份和谐安静的场景。
是不是不太合适呢。他想。
——《枪手与猫》

******

这本小...

[织太]《书》 上

睡前混更。
尝试放慢速度提高质量………失败orz
宰不是纯的宰,想参合津岛修治成分…
ooc慎。

Lasciate ogne speranza ,voi ch'intrate .
入此门者,当放弃一切希望。

从黄昏到暮夜只需一点墨水晕染开,便给他无可比拟的窒息和绝望。
凌乱纸张铺在地面被钢笔划出道道粗暴的勾叉,本来潦草中带秀气的字体因为大滴笔墨失了美感,而钢笔早因为使用和粗暴的对待豁开,悲惨的躺在地上。于这副景象不符的是书架上摆着的整整齐齐烫金和典藏的名著。
他躺在不足十五公分高的床上,脸颊被碎发遮挡住,一动不动好像件死物。
手机滴滴答答叫唤起来,随着震动掉下地,他终于蠕动了一下,从半睡不醒梦中回到现实...

[织太]ON ICE

小花滑paro
别名冰上的狗粮(划掉)dazai on ice(划掉)
名字随手涂,动作描写瞎扯的。
ooc慎。

敦不是第一次见到他了,有时候在冰场,有时候在电视的屏幕中。
太宰治——冰上的传奇、王子。从16岁开始参加少年组就一举夺冠,蝉联四届金牌宝座。现在刚满18岁,进入成年组。
中岛敦早就知道太宰脸生的特别好看,性格也亲切随和。因为他在小时候,大约小学,就被太宰治亲自指点过几句。当时太宰还不那么出名,身边跟着红色头发的年轻教练。
那时候敦只是个去滑冰场玩的孩子,系鞋带的动作都生涩别扭。被作为同学的芥川嘲笑了一番,虽然满是嫌弃,芥川还是蹲下身帮他系好了鞋带,瘦削指尖捏着黑色带子绕几绕绑了个好看的蝴蝶结...

[织太]七夜谈

来混更,第一次尝试一下这个角度。玩了一下那个七怪谈手游衍生的脑洞。
变成灯里的鬼的梗来自青行灯小姐姐。
我没有ssr。……
有捏造注意。ooc注意。

那个男人,不知道从何而来的,消无声息出现在那里。
他穿着普通的浅沙色风衣,旅馆的一楼风灯摇摇晃晃,桌面上只有烛台火焰跳动闪烁着,月光在没有阴翳的情况下相当明亮,几乎等同于另一盏灯。
虽然是夏日的尾声了,空气依旧带着湿润的热度。我刚刚离开了空调呼呼吹风的房间,享受一下夏夜的自然凉爽。
“今天晚上很亮堂啊。”我对此刻仅有的这位客人,那个男人说道。
他略带惊讶的转头看过来,视线轻飘飘的毫无重量。
“是呀。”他回答道,“这样的晚上,不来聊一点什么都不合气氛呢。”
他告诉...

[织太]伪劣品.3

梗源p站太太,id17892543,之前忘记加上了在此致歉<
有人猜假織是不是chuuya.
你們都忘了中也一米六嗎233333,織田比太宰還高誒。
等车间隙更一下吧,持续放飞自我。
大写OOC

他握着枪,脚下躺着一地子弹和汩汩流血的尸体。即使死了的人表情依然震惊,仿佛不明白他为什么突然动手。
从时间上而言不过半分钟,太宰已经有一阵子没有亲自动手杀人了。早年有中也和下属,后来捡了个芥川,又有织田作之助护着,需要他拿枪的机会少之又少,以至于他都没了带枪的习惯。
红发的男人走过去从纤细指间拿走九毫米手枪,搭着太宰的肩膀轻轻往门口拉了拉:“没事了,走吧。”
他没有半点不习惯和不配合,转身毫无留恋的离开。稍稍矮上...

[织太]伪劣品.2

梗源p站太太,id17892543,之前忘记加上了在此致歉<
继续放飞自我。……
下午回家,本月最后一更然后长弧。
大写OOC

笼子 里的 鸟儿 啊 什么 时候 才能 飞出 来
在你 身边 的人 是谁?

太宰好像从来没有睡熟过,眼睑投下一小片扇形阴影,在他的目光下一颤一颤。
「织田」伸出手轻飘飘拂过,细细的痒意从指尖窜过。
“织田作?”太宰眯着眼,语气带着浓浓鼻音,毫无戾气。
“吵醒你了吗?抱歉。”他说,拿捏的语气分毫不差,几乎都要骗过所有不知情的人——织田作没死。
然而太宰应该再清楚不过。他亲手送走那个人,还沾着他的血,保管着他的外套,火柴盒被他妥帖的收在贴身衣袋里。
结果却被这个伪劣的假象栓住。
一边血淋...

1 / 7

© 睡不醒的白色乌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