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R。

视力共享梗的前篇,短打。v13组。前文链接在评论。
假设他们小时候关系很好。

“Ravus!”

幼年的王子穿过狭长明媚的白色走廊,皮鞋在光洁照人的地面上踩的咯咯响。

女仆被他甩在身后,尽头是一扇雕刻精美的门扉,是特涅布莱耶王子的卧室。

灰蓝色头发的少年无礼地推开大门,任由无辜门板与墙相撞。

四柱床垂下了两边围幔,层叠蕾丝装饰了简单的房间。窗户关着,窗帘拉着,整个卧室暗的不可思议。

两个仆人手足无措的看着闯进来的Lucis王子。对方回以冷淡的凝视,然后望向床上坐着的人。

Ravus.Nox.Fleuret——该是特涅布莱耶的继承人,唯一的王子。魔力强大,足够聪颖,足够有责任心。是被...

一小丢v13组的RNR

之前脑出来的视力共享梗,想码很久了,有下一半再说。
ooc注意。

“你比我更精通魔法,神使大人。”
坐在宽大书桌后的王子毫无防备暴露出灼灼视线,ravus像被刺痛了一样低下头。
他从来都坦然迎击任何出现在他道路上的障碍。不像rauvs,在那之后总若有如无的用头发遮住眼睛,穿上白色斗篷,显得更不好亲近。
Noctis.lucis.caelum,能看到死国之光的,被女神选中的王。
和承受不住那股力量的他自己相反,路西斯王强大而仁慈。
“Ravus?”
“什么?抱歉,我走神了。”
Noct把合上的文件搁在他膝上,然后半蹲下来。他有暗蓝色的头发,眉宇总是压的很低,左眼是干涸血迹般的深红,右眼像金属一样浅淡。
那是和ravus...

[FF15&V13]vita.8

终于可以理直气壮打诺普诺的Tag我哭泣。正剧偏无差,哥哥大人掉线开始。

人类的生长总是让人一眨眼就错过时间,原本还不及他小腿高的孩子已经到了腰。

“Noct——听好了,绝对不可以乱跑哦?我马上就回来?”

金发人造人竖起食指认认真真的重复,他已经可以不用蹲下身就跟noct对视,灰蓝的少年瞳孔看起来心不在焉,但还是点点头,他松开捏着的格子布料等在会议室门口。里面gentiana正等着prompto商议事物,他并不怕她,但有的事情似乎还不合适让他知道。

他踢了踢平底帆布鞋,有点无聊的望着窗户外永远一成不变的景色。宇宙那么辽阔无边,却不是人类现在能涉足的地方。

Prompto总是会给他讲地球...

[FF15&V13]vita.7

这句话与变相禁足无异,他了解gentiana的担忧,也不想在这位女性司令官的底线边缘来回试探。Noctis很清楚她有多可怕,反正对于人造人而言时间是个并不清晰的东西。

Noct转眼间已经会走路了,站起来有他小腿那么高。令人惊叹的是他和noctis眉眼真的很像,灰蓝色的头发柔软垂在圆脸两边,站在一起像一对亲兄弟。

他也确实称呼noctis“哥哥”。

门在刚刚闭合不久后就滑开,少年抱着枕头站在门口小心翼翼的注视人造人。

“Prompto呢?”一般都是他负责哄Noct入睡。

Noct胆怯的把半张脸埋在柔软布料后,似乎生怕冷漠的人造人把他赶出去睡在门口:“他有工作。”

 “进来吧...

[FF15&V13]vita.6


Noctis已经很久没回到地堡了,这几乎是他最长的一次逗留。载着人造人的机体划破平流层向无边黑夜飞驰而去。他并不急着回去,但第一次有了一种总得回去看看的想法。

他腰间的口袋里装着几颗种子和一只被敲下来的犀角,他磨平了断裂处的锋利边缘,准备送给noct。

地堡永远安静的像失去了声音,纯白的巨大悬浮物面朝蔚蓝星球运转,他从停机坪的悬浮梯下到二层,出乎意料的看见了金发的青年正站在走廊上,他穿着打了铆钉和各种商标的无袖上衣和紧身裤,看起来像个追求时尚的流行族,怀里抱着软乎乎的婴儿。在看见noctis后他几乎下意识后退半步站直脊背,屈指蹭了蹭鼻梁很心虚般的解释:“Noct一直在吵着念你的名字,我就带...

[FFV13&15]Vita.5

“如果你下次光临地球,那么届时我们见面的时候欢迎你去aliens的基地。”

也许是看出了noctis的迟疑,ardyn也没有步步紧逼。他在地球待的太无聊了,没脑子的机械入不了他眼,甚至娱乐和消遣都奢侈。他翻阅过很多书,具备诸多有用或是没用的知识也没地方发挥。

而noctis,从天而降的人造人,怀有对人类复杂的感情,守护一个沉睡在地球不知道多久的生命舱——

实在是太有趣了。

Ardyn低低地笑了几声,他不介意向对方行礼,致意于孤高的国王陛下。

“你连一个同行的人造人都没有,装着黑匣子有什么用呢?”

“这与你无关。”

Noctis直截了当打断尾音,生硬的把问题堵死。远处有几个机体朝他...

[FF15&V13]vita.4

[警报,数个机械生命体靠近驻地。]

Pod红点闪烁着吐出平板的语言警告,风里卷着沙尘扑在两个人脸上。Ardyn扯起调侃的笑,在他脸上显得无比怪异。

“你对人类的忠心是否和保护这里一样呢?”

“你做了什么!”

他低喝一声来不及反应太多,保护驻地的优先级高于消灭敌人,红色鞋底蹬出地面飞快的向标记位置奔跑,从地上凸起的树根上翻过,连同借势滑行不断加速。

只是机械生命,应该没什么问题……

如果这算是一句祈祷,那上帝也许并不关注不属于自己的造物。遥遥爆炸音和火光一并亮起,入耳清晰的在一秒内完成了声波分析,将程序中刚刚迸出的庆幸删减为无。

[报告——有硫酸和硝酸钾反应,根据网路资料库记载,成...

[FF15&V13] Vita3

所有人都争相抱一抱这个宝物,地堡出自人类的设计,有重力装置也不缺氧气,足以维持一个孩子无碍的长大。

Noctis在他的房间地板上铺了柔软的垫子,而相比于他,更喜欢待在那里的是prompto。

他出乎意料的爱笑和活泼,不如其他人那样死板冷漠,金发用塑形发胶抓的翘起来。他是为数不多有空陪孩子玩游戏的人造人。尽管身为新机型,他还没有与任何战斗型号搭档。与机械生命的战斗已经趋向平稳,司令官并不急着投入更多战力,因而prompto得以偷闲的和小宝宝窝在一起。

“Noct——不可以在墙上涂鸦啦!”

他试图把抱着桌子腿的小宝宝抱下来,而对方丝毫不领会的把蜡笔戳在洁白涂料上。

门滑开的瞬间noctis...

[FF15&v13] Vita1、2

踩生日丢个更新。都是旧的配配方拎出来重新改了一遍,期望值是能坑完_(:з」∠)
还是正剧有雷点再说,v组跟15组的尼尔pa。
十年后见。

“这是最后一个胚胎。”

“是我们的希望。”

高跟的皮靴伴随女性窈窕身影袅袅走出升降梯,齐整的黑发在额前与纱布覆盖眼廓,裙摆随着迈步的动作摆动,最后停在金属摇篮前。

柔软的白色布料上躺着,或说蜷缩着一个人类的婴儿。他像是还在母胎中那样安静的侧躺,黑色细发覆盖在白皙柔嫩的脸颊皮肤上,很难不令人心生关爱。尽管在场的没有一个是活生生的人类。

“他是你带回来的,我们的创造者的血亲,就用你的名字命名如何?”

“Noct——他就叫noct.”

Gentiana,...

一辆因为被刺激开出来的灵车。
VITA设定,双诺水仙。
慎入真的慎入。
p2见,被河蟹的话链接在评论。

1 / 2

© 睡不醒的白色乌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