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澜巍/澜巍澜]小巍是猫。

码点画风可爱的东西,其实只是段子,没后续。
夏天为什么不吸猫呢。
非常ooc注意(……)


1.喵

“我家死胖子不太好打理,我又要出门一阵子,还是寄放在你这啊。”

赵云澜从钱包里摸了张打折券连同现金一起放在柜台上。

脚底下几只毛色漂亮的猫在奶声奶气的叫唤。他虽然养了只黑肥猫取名大庆,但对于这种还太年幼又不经折腾的东西好感有限,缩手缩脚生怕给踩死了。

这家店就在赵云澜家附近,是他常来的去处。做警察就这点不好,时不时要出个差或者通个宵,没人喂生怕大庆饿死了,只能寄放在店里。

今天有点不一样,赵云澜转个身的功夫目光不由自主被柜子上端庄趴着的布偶猫吸引了,它耳尖黑黑的,额顶到脊背有一片灰黑色的毛。对方像是也注意到了刚来的两脚兽,抬起眼用细细的瞳孔注视他。

赵云澜收好皮夹子走过去撸了两把,很是稀奇:“哟,这是新来的?”

“这只啊,叫小巍。前一阵刚来的,是上个主人不要了送进我们店里。”

“他还挺聪明的呢,取名字的时候翻词典翻了好几页,就选中了巍字。”

店员小姑娘很是叽叽喳喳,赵云澜觉得这猫很和他眼缘,奈何家里有主子,他把自己养活就不错了,实在供不起太多,只能寄希望于它晚点被接走,下次再来的时候可以多撸一会。

2.喵喵

赵云澜出差出了半个月,奔的是挺远的首都总局处理一个大案,回来还挂了彩,手上掌心有道伤。

他再去宠物店接大庆的时候左手缠了两层纱布,进门前把嘴里的烟吐了,一眼看到那只布偶还在。

哟呵,这还算个不错的消息。赵云澜心情好了点,忙里偷闲的作乐想到。大庆在哪都能吃饱睡好,抱起来一斤没瘦,死沉死沉。赵云澜累了半个月懒得抱他,直接牵了根绳,临走前小巍跳下柜子,脚步款款的走近了点。

猫比猫得扔啊,他看了眼布偶再看了眼自家大庆,是不是名字好听点气质也不一样?

赵云澜不好拒绝高贵美人的青睐,蹲下身用没受伤的手摸了摸他又细又软像云一样的毛。

小巍猫很聪明又温驯,蹲下一动没动的让摸了,把湿漉漉的鼻子凑近赵云澜缠绑带的手嗅了嗅,然后伸舌舔他周围不怎么细腻的皮肤。

我靠,赵云澜一瞬间觉得自己被治愈了。

“哎呀,这还是第一次看到它主动靠过来。”后面给其他猫猫狗狗喂食的店员姑娘说。

“我看他脾气…挺好的啊,怎么不让摸啊?”

对方也认识赵云澜,很殷勤的解释:“是挺好的呀,也给摸,不过都趴在那不怎么动,除了吃饭很少凑过来。它挺喜欢你的,要不考虑一下?”

她一番话说的赵铲屎官很心动,奈何条件有限,买不买恐怕没什么区别,还是得和大庆一样时不时寄托,遗憾的挠了挠小巍的毛后抬着两条大长腿把肥猫牵回家了。

3.喵喵喵?

再光临宠物店又是一个多月后。哪个猫都逃不过的掉毛期来了,大庆蹭的赵云澜每条裤子都遭殃,黏毛胶带也用完了,只好抬腿走一趟。

小巍到夏天掉了一把棉絮一样的毛,也没影响他漂亮的颜值,照旧好看的让赵云澜以为自己不存在的猫奴之心蠢蠢欲动。

像这种贵族咪一年不开张也不稀奇,他顺手把肥猫带下来溜一圈消食,一边跟小巍联络感情。

他手上月前的伤口已经结疤掉了,留下一道浅浅的印子,小巍记性很好,被赵云澜抱到腿上的时候拱了拱他手心舔一口,然后龇牙露出绒毛不覆盖的粉色嘴巴和尖尖白牙轻轻咬了咬他手指,喉咙里发出低沉呜噜声。

当然没有咬伤,赵云澜稀奇的拍了拍他脑袋,对于来自一见钟情猫的愤怒一点没生气甚至还想笑。

“你担心我啊?你怎么那么可爱呢。”

他托着小巍的脑袋揉了揉下颌,十分不尊重猫的调戏。结果就是对方哈了他一声把头转回去压根不搭理了。

赵警官的工作一般都很忙,那次撸了猫之后有很长一段时间都没去宠物店,到下半年总有很多事和总结,他在警局脚不沾地恨不得回家倒头就睡。待终于空了一些才想起来很久没带大庆去逛一圈顺便洗个澡,也不知道小巍有没有被买走。

他抓了两把自诩很帅的发型把看起来又胖两斤项圈都找不见的肥猫揣在胳膊底下出门了。

这次店里已经先有了客人。

大庆挣脱铲屎官粗鲁的抱法窜下地,一路颠着圆滚滚的身体往客人脚边走过去。

对方穿着整整齐齐的西装,衬的整个人身材匀称修长,裤腿下露出一截消瘦脚踝,鼻梁直挺架着一副眼镜,正在看趴在柜子上轻声细语喵呜的小巍,见身边突然多了只煤球不由得回头,继而也连带看到门口的赵云澜。

两个人都愣怔了片刻,直到大庆用短短的前爪扒拉他裤脚不爽的嗷了一声才惊回神。对方耐心的把肥猫抱起来,表情一点没有因为它的体重扭曲。

他还从来没见这只黑猫那么跟谁亲近过,也连带赵云澜不由得看对方亲近了三分。他实在是赵云澜喜欢的类型,斯文端正,眼尾细长,笑起来的时候收成一线,格外勾心,搔的他万年不动已经被工作欺压成社畜的色心忍不住颤了颤。赵警官一向油嘴滑舌的技能惨遭封印,只好没话找话:“你要……买这只猫?”

“嗯,对。”美人说话也好听,眼神无辜的询问,“怎么了,你预定了的话……”

“不不不,没有没有。”赵云澜赶紧摆手,巴不得对方赶紧抱走下回多来碰碰运气,“你也住这里,以前怎么没碰到过?”

“我刚搬来,这边里工作的地方更近些。”

说话间大庆已经完成试图挠赵云澜,被美人截住捏爪子等一系列动作。

“哦……那感情好,我挺喜欢小巍的,下次你多来几趟。”

他叫出小巍的名字时对面忍不住抬了下眼,似乎有些错愕惊讶。

恰逢店主拿着一系列单据出来,听见就笑了。

“……免贵姓沈。”沈美人从抱着大庆的胳膊里分出一只手伸过去,语气依然温文尔雅,“沈巍。”

赵云澜心跳漏了半拍,差点想咬掉自己的舌头。

END

评论(7)
热度(246)

© 睡不醒的白色乌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