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不醒的白色乌鸦

正太(ace)吹。
三坑左右横跳中。
填坑字典里没有。
随心所欲。
有本事你打我吧。

[巍澜]以尔之名.3

哨向设定,全架空。
补充解释一下:因为没有玄幻元素所以配合塔的设定,赵云澜算是军人,就把特调处换成小队了,因此称呼变成了队长。
前文走主页吧!ooc是我的。


-

在那场火灾中死伤的大多是义务志愿者,孤儿院地处就不在闹市,有些偏颇,属于国家出资建造运营的慈善机构,虽然每年拨款,但到底要喂养那么多人,在当时还是很艰难,留下来的白衣天使不足两只手。随着战争逐渐趋向结束,接纳的范围也十分宽阔,其中有父母为国捐躯的半大婴儿,也有已经十多岁等待手续走完去新家的少年。
里面那么多期待,那么多从灰烬里走出来的心,都被一把火付之一炬。
他之所以知道的那么清楚,是因为沈巍当时也在其中。

“沈老师,沈老师?”赵云澜见他没吱声,抬起手在眼前晃了晃,被沈巍一把抓住。
“我没事,就是在想赵队手下人数不多,却个个都是精英。”
他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不大的会议桌周围围了一圈人。楚恕之指挥郭长城把沈巍本就不多的几本书搬到赵云澜隔壁的办公桌上,他脸颊瘦削,眼窝极深,看起来是很吓人的,但沈巍不偏不倚的看了他一会,彷若无事的点了点头算是打招呼。
林静对于天降向导本来就没什么意见,双手合十鞠了个躬。郭长城是觉得沈巍温文尔雅好相处,结结巴巴点头哈腰。
“这次走得急没来得及带什么东西……”
“所以回头我安排,改天大家一起吃个饭啊,算是正式欢迎沈巍沈向导莅临我队。”赵云澜眼色何其好,立马接上半句。他坐没坐相的靠在桌子上,还抽空风骚的朝沈巍丢了个媚眼。
他掏腰包没人再说不乐意,大庆头一个拍桌鼓掌:“我要吃烧烤!小鱼干!”
“随便什么都行……也别让赵队长太,太破费了。”
沈巍在一群起哄声里摸了摸鼻梁遮掩脸上控制不住的笑意,他今天出了外勤也就没带平光镜,有点不习惯。
总的来说这次见面两方都愉快,只有祝红眉毛拉的老长,用胳膊肘顶了下旁边的大庆:“我就没怎么见过赵云澜对哪个向导那么耐心的,他不会是看这个姓沈的有意思吧?”
大庆很不以为意,话说了一半才意识到祝红的意思,硬生生打了个折:“就算有意思又……老赵什么性子你还不知道吗,他最怕塔让他相亲了,多半过几天就好。”
“这个沈老师我看不一般,搞不好就是奔着老赵来的。”祝红撇了下嘴角不屑哼声。
有时候女性的第六感很准啊。
然而赵云澜根本不关心那群属下在背后嚼他什么八卦,挥挥手把日常的巡逻任务布置下去就准备走人,沈巍从背后叫住他。
“我想借一下关于抓鬼行动以前几次案件的卷宗。”
“哦!你看我这记性,是应该给你的,跟我去拿吧。”
他腰上别着一串琳琅满目的钥匙,腿又长又直,穿着统一的黑靴,不管是吊儿郎当还是正经踏军姿都十分赏心悦目,沈巍落后半步,眼神晦暗的轻轻活动了一下喉结。在赵云澜停步转身的时候迅速收敛了弥散思绪,露出疑惑询问的表情。
赵云澜原意想停一停跟他并肩走,这会却想起点有的没的,话里也带上点若有若无的探寻意味:“说起来……沈老师刚从学校毕业没多久,学的好像是生物类?”
“个人的确对这方面稍有兴趣,不过现在的工作是我一直理想的。”沈巍十分坦诚的直视他回答道,被那样的眼神一看赵云澜简直觉得自己怀疑他都是罪大恶极。
沈巍像是听不出他的试探,跟上哨兵的脚步往少人的地方走。他跟赵云澜待久一点就清晰能听见心脏里的鼓动,每每话到了嘴边又不知从何说起,心理一次一次退后,身体却控制不住站在他面前。
他跟那时候比成熟了不少,下巴冒出了青色的胡渣,发型也换了。他还记得那时候顺手救回来的小孩子吗。
赵云澜大概是也隐约感觉到身边的向导精神要绷成一张弓,以为是自己嘴贱招惹的,当下有点后悔又不能把刚刚的话咽回去,只好赶紧找了个别的茬打破尴尬。
“这边是档案室,你以后也不会怎么来,知道就行了。”他轻车熟路推门而入,“哟汪徵,你在啊,正好,给我把那些个档案拿出来借两天。”
管理员是个长发白裙的女性,看起来温温婉婉,跟赵云澜是熟人了,不需要点明就知道他要什么,起身往后面去了。沈巍借机扫了一圈档案室,里面层叠立着高到天花板的,还有几台计算机,跟他之前待得地方差不多。
不消片刻汪徵就走出来,把手里几个牛皮纸袋递给赵云澜。他轻轻捏了捏,大概是确认厚度没问题,直接转手塞进了沈巍怀里,完了大手一挥准备走人:“桑赞那小子天天念叨你,听得我头疼。”
汪徵依然端庄的眨眨眼,苍白皮肤上悄悄红了一点,露出甜蜜的微笑。
沈巍礼貌的颔首亦步亦趋跟上。
他对纸袋里的东西多少也有所了解,当年从学校辗转到部队,他从未停止关注过这些事。想来这里的调查会比他了解的更详细具体,距离“鬼”更进一步。
“这个让我拿走没问题?”尽管沈巍感情上很需要,理智依然尚存的问了一句。
赵队长正嫌嘴里没东西叼,路过自动售卖机买了两根棒棒糖,语气很随意:“没事啊,你又不会带出塔,要是那么不放心,干脆我看着你看完?”
他刚刚被沈巍调整完五感,浑身上下哪里都舒坦,连带看对方也喜欢的很。话刚说完沈巍耳根又开始泛红了:“这太麻烦赵队长了。”
这种细节哪里逃得过哨兵的眼,沈巍皮肤又白,斯文的不像个军人,赵云澜那点流氓劲就忍不住冒头,把嘴里的糖吮的啧啧响:“哪麻烦了?走呗,找个地方坐坐吧,你总不想去我宿舍看文件?”
沈巍的脸肉眼可见的红了:“那去外面?我来的时候看到塔门口有一家咖啡店。”
赵云澜眼珠一转,欣然应下。

他对沈巍实在有点兴趣,说不好是哨兵基因里的两厢吸引力还是对沈巍这个人的兴趣。但前二十多年赵云澜都对塔安排的相亲避之不及,花式开溜。不是没有谈过恋爱,但大多是选择普通人。他不喜欢本能驱使的结合,也不喜欢因为第二性别的恋爱。
况且沈巍看起来也对他有点意思,赵云澜欣然地想,要是能泡到,哪怕不结合,放在身边看一阵也是赚了。

tbc

评论(2)
热度(24)

© 睡不醒的白色乌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