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不醒的白色乌鸦

喜欢请留红心评论,这本来是很简单的事。可能是我写的不够好叭。

AR,有轻微nrn

前篇这里
视觉共享梗的后篇嗯……写来爽的。
来来涯太太生日快乐!虽然发的晚了琢磨了半天链接。

帝国比预想中入侵的更快,noctis的侍从为特涅布莱耶提供了战力,但不敌那些所谓不死的魔导兵也被迫撤离。无论他想不想走——noctis.lucis.caelum都必须活着。
在金属盔甲下包装的腐烂尸骸像是对死亡女神Etro最大的嘲讽。
层叠死亡兵器占领了纯白的宫殿,Ravus笔直站在中央。他或有一战之力,但决不能背离自己的国家而去。
一只手掀开了从来低垂在眼前的布料,露出帝国宰相,红发男人的脸和揶揄神色。
“你可亲可敬的王子殿下也弃你而去了,神使大人。”Ardyn抑扬顿挫的感叹,“伟大的天选之王,也拯救不了自己的国家。”
“你没资格在我面前污蔑他。”ravus冷冰冰的表达了态度。
而倘若ardyn真的搭理那就不是臭名昭著的ardyn.izunia:“啊——是我忘了你们伟大的感情。眼睛,是不是?”
他扯起苍白干燥的嘴唇哼哼低笑起来,故意拖长上扬的语调像在朗诵童话故事。
“仁慈的国王陛下送给你最大的礼物,这漂亮的玫瑰色。”
Ravus表情失控地露出了近乎厌恶作呕的神色,但不出三秒又被迫收回。Ardyn钳着他的下颚骨像是在刑讯逼问,拇指暧昧的摩擦那只眼角。
“那你现在还能看到什么?那道光,还是那些死人?你拯救他们,还是为他们祈祷驱逐病毒?”
“…别妄想了,我看不到。”他艰难的吐字,有些口齿不清。
在他们都还年轻的时候魔力失控还时常发生,同属一源的视力会被原主吸引,他籍此看到了noct眼中的世界。成千上万的死者向女神怀抱而去,天空是灰色的,无法分清世界何在。他甚至看到妹妹stella,金发女孩顾盼生辉和男孩手拉手奔跑。
后来在noct足够强大后这种链接被截断了,ravus无法也不想观察他的梦。
Ardyn不会不明白这种简单的可能性,他松开手改为抓住了垂到脖颈根的银发。
“很可惜,你失去了最有用的牌。”
他混浊的金色瞳孔打量着ravus脸上最细微的表情变化,挥挥手差遣站在环形厅内的尸骸走开,随即像是融化在空气中那样褪去了本来的模样。
神使脸上凝固的面具裂了。
“我想,面对这张脸也许你会更合作一点?” 他连声音都如出一辙,即淡漠又玩味。
“恶心至极。”ravus咬着牙评价。
“可据我所知……”
那双异色的眼睛在ravus面前晃了一会,他的浅灰和ravus原本的瞳色如出一辙,于是显得格外色气,然后ardyn气质十足的笑了。他不急着审问什么,反而熟悉这个身体般拉了拉手套,转到ravus背后解开了一丝不苟包裹身形的长斗篷。
他像绝对自律的王子的相反面,仗着一模一样的脸把神使拉下黄泉,耳边絮絮声都是恶魔的低语,皮肤冰凉至极同被尸体爱抚无异,令他打了个寒颤胃里一阵痉挛。
“……据我所知,你可喜欢他的很啊。”Ardyn低沉的笑了。
最后ravus无暇也无意去思考他到底说了什么,身体和灵魂俨然强行分离,身体被抛弃,灵魂沉堕到千尺下在水里挣扎,思绪从极寒和酷暑中走了一遭,眼前是阵阵目眩的白光遮蔽视野,最后干脆利落的晕了过去。

评论
热度(4)

© 睡不醒的白色乌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