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小丢v13组的RNR

之前脑出来的视力共享梗,想码很久了,有下一半再说。
ooc注意。




“你比我更精通魔法,神使大人。”
坐在宽大书桌后的王子毫无防备暴露出灼灼视线,ravus像被刺痛了一样低下头。
他从来都坦然迎击任何出现在他道路上的障碍。不像rauvs,在那之后总若有如无的用头发遮住眼睛,穿上白色斗篷,显得更不好亲近。
Noctis.lucis.caelum,能看到死国之光的,被女神选中的王。
和承受不住那股力量的他自己相反,路西斯王强大而仁慈。
“Ravus?”
“什么?抱歉,我走神了。”
Noct把合上的文件搁在他膝上,然后半蹲下来。他有暗蓝色的头发,眉宇总是压的很低,左眼是干涸血迹般的深红,右眼像金属一样浅淡。
那是和ravus一模一样的瞳色。
“别有太大压力。”他简短的嘱咐。
“……当然。”
王子不易察觉的握了握指节又松开,在离开书房时体贴的带上门。
路西斯沦陷为火海,帝国入侵了昔日明珠insomnia,原国王regis去世。不幸中的万幸是特涅布莱耶在这件事中始终站在了路西斯一边,并庇护了逃出王都的天选之王。

特涅布莱耶对Noctis而言并不陌生,他曾经住在这里,记得开满花园的蓝色吉尔花。现在这里依然如旧。
Noctis轻车熟路的走下洁白宫殿,从连接岛屿的桥踏上松软泥土,蓝白相间的野花开在不常有人走的路边,更远处就是唯一通路的列车。
他皱了皱眉,头疼一般按住了额角。在梦里他记得自己穿过这片土地,天色暗沉并永不亮起,只有灯点亮脚下的路……
“Noctis,noctis!”
熟悉并夹杂焦虑的声音惊醒他,noct花了片刻才找到焦距,对准眼前死皱着眉毛的ravus,这让他过于成熟的脸看起来更凶一点。
大多时候ravus都非常了解这位王子:“你看见什么了?”
“没什么,应该是错觉。”Noct拍了拍他搭在自己肩上的手表示自己没事,“你找我?”
这个理由并不能说服曾也亲眼目睹那场景的人,他被那黄昏之光选中,又因为承受不了而失明。
而他现在之所以能看见,是noctis将一只眼睛分给了他。
Ravus很清楚生者和死者的世界在眼中合二为一是什么样的。他没有亲眼见过,但魔力无意识的连接了他和noct的梦境,在梦里出现的本该死去的人栩栩如生。
“听说现在帝国封锁了insomnia,并且放出了王子死亡的消息。但没有找到人帝国很快就会查到这里。如果他们入侵,特涅布莱耶会与之一战,提供你们逃跑的时间。”
Noctis少见的沉默了一会低声道歉:“拖累你了,ravus。”
“神使本该帮助天选之王,这是责任。”Ravus低沉地回答。
他不比noct高多少,白色兜帽压着半张脸并肩而立。
银白的瞳色在noctis稍显苍白的娃娃脸上颇有些异样美感。特涅布莱耶的黄昏一直都很绚丽,不比王都那样无时无刻都充斥各色彩灯,安静而壮观。
疲于政治后他已经很久没有坐下来好好歇一口气,其中又有两年都活在黑暗中。
他确实的感激noctis,奉献生命也理所当然。对方是当之无愧的王,驱散黑暗或是——

评论(3)
热度(16)

© 睡不醒的白色乌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