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不醒的白色乌鸦

喜欢请留红心评论,这本来是很简单的事。可能是我写的不够好叭。

[FF15&V13]vita.8

终于可以理直气壮打诺普诺的Tag我哭泣。正剧偏无差,哥哥大人掉线开始。

人类的生长总是让人一眨眼就错过时间,原本还不及他小腿高的孩子已经到了腰。

“Noct——听好了,绝对不可以乱跑哦?我马上就回来?”

金发人造人竖起食指认认真真的重复,他已经可以不用蹲下身就跟noct对视,灰蓝的少年瞳孔看起来心不在焉,但还是点点头,他松开捏着的格子布料等在会议室门口。里面gentiana正等着prompto商议事物,他并不怕她,但有的事情似乎还不合适让他知道。

他踢了踢平底帆布鞋,有点无聊的望着窗户外永远一成不变的景色。宇宙那么辽阔无边,却不是人类现在能涉足的地方。

Prompto总是会给他讲地球是如何美丽,还有在图画书上存在的动物,摸起来软软的。在noct的思维里软软的是他金色的头发和笑起来时候的嘴角。

还有gentiana……虽然很温柔,什么时候才允许他去地球看看呢,那里才是人类的故乡,而且,noctis已经很久没回来了。

想到这里noct忍不住低下头把脸埋进臂弯里,从他记事起兄长从没有那么长时间不回来,虽然被告知是很重要的任务,但他已经怕寂寞的希望对方带着礼物出现在他面前了。

“Noct.”

“!”

突然出现的声音吓了他一跳,prompto爽朗的笑了:“看到你在那么认真的发呆就忍不住吓你——抱歉抱歉,noct在看星星吗?”

“才没有,在发呆。”小孩闹别扭似得硬邦邦否认,但没有拒绝来自对方的拥抱,“gentiana说了什么?我可以做飞行器去地球了吗。”

“不是说了要等noct成年嘛。”他轻轻捏了下Noct鼻尖,含混支吾开话题,“也没什么啦,一些日常的事情,我们去找ignis一起做饭吧?”

虽说是做饭,更多还是通讯官在做,prot给他帮忙,而Noct只需要坐在椅子上看书。

他们下去的时候火上已经炖着砂锅发出咕嘟咕嘟的响声,浓汤的香气飘满了不大的白色整洁房间,平添一丝鲜活气息。

Noct松开牵着的prot的手跑过去熟稔爬上椅子:“ignis,吃什么?”

“我炖了鸡肉,你在成长期,要多吃有营养的。”厨师推了下鼻梁的镜片回答,表情在见到他后显而易见柔和下来。

“哦。”他似懂非懂的应了一声,翻开桌上的小说。

“那我也来帮忙!”金发青年洗干净手轻快的说,他们不用吃东西,却向来坐在餐桌边凑数,为了让noct看起来不那么孤零零。

也许noct总是看起来不怎么说话也有缺少同龄人的缘故。Ignis将这个原因归咎于此,并对他心怀愧疚。

“Prompto,ignis。”他突然开口了,把正想事情的通讯官的思维拖回现实,“配偶是什么?”

“啊,就是伴侣,会在一起生活的人,怎么了?”

Noct若有所思的低头看着书上的文字:“有什么特别的条件吗?”

“至少要是有好感的……各方面都合适。”被这个问题稍稍难住,ignis也沉思片刻。

“嗯嗯……就是Noct喜欢的人咯。”prot托着下巴选了个简单说法,“像我的话,就最喜欢Noct啦!”

他的语气轻松直白,少年睁大眼睛盯着面前的人造人,片刻才不好意思般稍稍偏开视线:“我的话,也很喜欢prompto。”

“Noct那么说我就很高兴啦。”

他捧着脸嘿嘿笑着,看起来颇带傻气,所以ignis用指骨敲了敲金色后脑勺:“prot,麻烦你洗菜。”

“呜哇,好的!”Prot手忙脚乱重新拿起菜叶,其实只要冲洗根部的泥土,所以他一边做一边走神吹起口哨。直到Noct听了一会放下手中书本:“这是哥哥教你的吗?”

“哎?”

“我听他弹过,这首歌。”

“诶诶诶!?noctis大人会弹琴吗?”他露出了不可置信的夸张表情,“不过不是从他那里听见的……好像就自然浮现在眼前,忍不住哼出口了。”他疑惑又苦恼的蹙眉抵着额骨,“不会有错的,我的记忆里没有听过他弹琴,不如说我几乎没怎么见过noctis大人,他很忙啦。”

面对认真看着他的noct,金发人造人忍不住多说了几句,而少年蹦出的下一句话差点让他情绪指数升高到咬掉舌头。

“Ignis,哥哥最近有联系吗?”

“前一阵联系过我,说可能会迟一点回来,如果到时候回地堡给你带礼物。”大概是从语气里听出了担忧的意味,通讯官露出了宽慰微笑,“没事的,noctis他很强,是战斗型号里独一无二的,而且也是唯一一个在地球待过最久的人造人,没人能伤害他。”

对于这点他从不怀疑,Noct沉默了一会抬起书本抵在下唇撅起嘴:“说的也是。”

“……安啦安啦、这可是noct超厉害的哥哥哦。”Prot也跟着伸手揉了揉他发梢哈哈两声。

评论
热度(9)

© 睡不醒的白色乌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