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不醒的白色乌鸦

正太(ace)吹。
三坑左右横跳中。
填坑字典里没有。
随心所欲。
有本事你打我吧。

他差不多从小看这个人类长大。时间于妖怪而言是毫无意义的,一天和一年也只有景色间差别。春天山脚下响着悠远山歌,裸露的褐色泥土上浅浅漂浮着绿色的雾,夏天整个山都被绿茵茵覆盖了,风得以在枝叶下偷个凉,秋天仿佛点着了火,一片好景被焚烧殆尽,徒留枯黄灰烬,冬天就是一张白纸了。
那个黑发的男孩,突兀闯进来,像一笔点坏了意境的浓墨重彩,眼里燃烧着他从来不会有的火焰。他穿着低调而华丽,眉目带着一股子贵气,小妖不敢去招他,放任了一个还不成气候的贵族走进这座山。也不知道是什么给了小孩子这样的勇气,他就大摇大摆跑上来了。在最高的那棵树下一坐,枯叶发出破碎前的哀鸣。树下有块灰色的平滑石头,风吹雨打了许多年,隐隐约约映出个黑漆漆的轮廓。
男孩的辫子高高束着,因为捡起石子又丢出去的动作摇晃,他就坐在树上,可男孩没察觉出来。大约砸累了,男孩一屁股坐下,还稚嫩的脸气鼓鼓的像包子。
他指尖在触感细腻的笛身上一按,音节便自发的串联成乐声,随风飘荡了开,飘进树下的男孩耳里,飘进山草树木里。
男孩听见了,他一骨碌爬起来仰头,眼神明明白白的看到了树上的人。
他在居高临下的位置,看过许多景色,一眼万年。不知是不是也预料过己身前半贫乏而无味的路程,和后来人类鼓足勇气开口,邀请他一同参与的未来。

——“喂,大天狗,要来我家吗。”

评论
热度(6)

© 睡不醒的白色乌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