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不醒的白色乌鸦

喜欢请留红心评论,这本来是很简单的事。可能是我写的不够好叭。

[太芥]灵契

架空设定。应该是糖。ooc慎。
算是…跨年贺吧。





对太宰先生来说,我还是,小孩子吧。
晚风吹过堤下的水草荡出一排排波纹。芥川穿着高领的黑色学生服,银色纽扣扣的一丝不苟。连同他漆黑的短发,看起来身上除了黑白没有其他颜色。
他是寄宿在太宰治家的孩子,无非是因为芥川的养父母在几年前就因故双亡。而太宰是他当时唯一可以指望的人。不,说人也并不合适,太宰治,他是一个鬼。
和广义的鬼不尽相同,太宰所说的鬼是可以驱使死去的人所化为的力量的非人,表面上和人类又没有太大区别的种类,芥川觉得那更类似于“妖怪”。
但太宰却说那并不是一种东西,虽然都诞生于人,却是截然相反的。
“妖怪是人类自己创造出来,但是自己又怕的要死的东西噢。”生活在世界上的鬼不知有多少,也许你身边就有那样的东西。太宰对芥川这样说过,当时他们正一起坐在回廊里,芥川面前铺着作业,太宰无所事事的把一根红绳打结,又解开。
太宰的房子很大,也很空。只住着他们两个人,但太宰热衷于捏出看不见的人打扫房子,起初芥川还会因为突然打开的房门和在空中飞舞的碗碟吓一跳,现在已经习以为常了。他回到家脱下方口皮鞋整齐的摆在地上,没过一会就看到绒布飞过来擦拭上面仅有的一点灰尘了。
这说明太宰治在家。芥川小步走进去,不意外的在和室找到那个黑发男人。红泥小炉咕嘟咕嘟作响,茶壶盖被蒸汽顶起来发出轻轻的咯咯声,太宰穿着棕色和服和他最常见的黑色羽织睡着了。这也难怪,那么安静的环境下还有火焰带来的热度,对他那么热爱偷懒的人来说会犯困是很难不做到的事。
“唔……芥川,你回来了啊。”
听到少年的脚步声,太宰抬起头,嘴角立刻弯起了一道弧度。这可能已经是他的习惯了,芥川就没有见过不笑的太宰治。
包括他第一次见到太宰,穿着青色和服从樱花树上一跃而下,额角生着新月般的角,居高临下看着他。明明心里知道对方绝对不是人类,芥川却一步也挪不动,只是目不转睛的注视他。
“原本是闻到血腥味过来的,没想到这里还有小孩子。”他说,然后弯下腰摸着下巴细细打量着他。芥川是有点特别的,太宰见到他的眼睛时心里忍不住觉得,真像是一点浓墨,即使点在水里也化不开。能让太宰刮目相看的人不多,于是他也稍稍转变了态度。
“你叫什么名字?”
“芥川……龙之介。”芥川下意识回答。
“那么芥川君,你现在最好去报警哦。有两个人,被埋在这里了。”太宰指了指两人脚边的土地,上面铺满粉色的细碎花瓣,与他口中令人悚然的话完全不沾边。
“我知道。”芥川回答,“那应该是我的……养父母 。”
连太宰也惊讶了,他用平静的语气说出这样的事实,眼里却闪烁着难以言喻的执着光芒。气氛沉默了片刻,太宰突然笑了:“噗……哈哈哈哈哈哈哈,你真是个奇怪的孩子啊。”
芥川很莫名其妙的看着他从一个妖怪变成人类,头上的角像烟雾一样消失了,满身妖异如潮水般褪去,最后像个普普通通的人一样站在他面前,从怀里掏出手机报警。
警察在树下挖出两具尸体,分别是芥川的养父养母。但无论怎么样都追查不到凶手,而芥川的供词也只有半夜醒来发现身边没有人,从窗口看到一个人影背着巨大的袋子往这边走所以追过来了而已。尽管他说的都是实话,一个男人怎么背的动两个人也太奇怪了,这件事最后不了了之,芥川住进了太宰家里。
用太宰的方式来回答,杀死他养父母的也是一种“鬼”,只不过和他不同。

“只要有人相信,那就是存在的。”

“待在另一个鬼身边,要找凶手不是方便的多吗。”太宰笑吟吟的说道。

他从倒扣的杯子里挑出两个,倒进沸腾的茶水。

评论(1)
热度(19)

© 睡不醒的白色乌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