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不醒的白色乌鸦

正太(ace)吹。
三坑左右横跳中。
填坑字典里没有。
随心所欲。
有本事你打我吧。

[织太]《书》 上

睡前混更。
尝试放慢速度提高质量………失败orz
宰不是纯的宰,想参合津岛修治成分…
ooc慎。







Lasciate ogne speranza ,voi ch'intrate .
入此门者,当放弃一切希望。

从黄昏到暮夜只需一点墨水晕染开,便给他无可比拟的窒息和绝望。
凌乱纸张铺在地面被钢笔划出道道粗暴的勾叉,本来潦草中带秀气的字体因为大滴笔墨失了美感,而钢笔早因为使用和粗暴的对待豁开,悲惨的躺在地上。于这副景象不符的是书架上摆着的整整齐齐烫金和典藏的名著。
他躺在不足十五公分高的床上,脸颊被碎发遮挡住,一动不动好像件死物。
手机滴滴答答叫唤起来,随着震动掉下地,他终于蠕动了一下,从半睡不醒梦中回到现实,青白脸色让他看起来形似鬼。他翻了一个身,摸索捡起满是划痕的翻盖手机按下接听。
“喂。”
“太宰治!你写完了吗!别忘了截稿日!我告诉你现在我就在地铁上,你给我等着……”
“那太好了,麻烦国木田君给我带炒菜和拉面,拜托你。”
嘟囔的音量不大,完美截断了国木田将要说的话。因为他实在没钱了,尽管小说的收入可以支付房租和水电,一旦有别的高额开销就承担不起。
太宰捋平皱巴巴的衣服去洗漱间稍微抹好了不成样子的头发,露出瘦削俊俏的脸。
破旧的仅容一人通过的楼梯响起踢踢踏踏脚步声,太宰从小门里出来,就看到国木田提着一袋外卖饭盒,表情狰狞的看起来要杀人。
“多谢你啦,国木田君。”他说,耷下眉梢露出个笑,从桌上成堆的稿纸里翻出装订好的一沓,标题是《枪手与猫》
“新的小说?”国木田接过手稿草草翻阅,虽然拧着的眉毛没有展开,但还是松了一点严肃神色,“不错,但小说写得好也不是你生活不检点的理由!给我注意一点啊!”
“是是是。”太宰漫不经心的回答,又顺道庆幸自己胳膊上的针孔没有被看到。
他有抑郁症。

******

凌乱的枪声在巷子里回荡,红发男人怀里的九毫米手枪已经打空了弹夹,枪管还有点烫。脚下躺着毫无生息的尸体,他摸出一盒新的子弹重新压进去,准备看看还有没有留着一口气的敌人。
“喵——”
他听到一声软绵绵的叫声抬起头,墙上有一只毛发蓬松的猫,脊背上是浅浅黑色和栗色交杂,用圆溜溜的眼睛正看着他。见到男人看过来,猫丝毫没有怕生的意思,卷起尾巴又叫了一声。
——《枪手与猫》

******

太宰不是第一次陷入小说的情节,他尝试在笔下描摹出脑海中的情景。雨好像珠子断了线砸在玻璃上,噼噼啪啪地响。他将蘸水笔伸出窗外,看墨水化开。
人都是生来孤独的,但他不能找到消解孤独的东西,一个人停留在那片黑暗中。能打破它的东西,是不存在的啊。
笔尖流出的字带半透明,在稿纸上染出一块更深的颜色,墨水断断续续淌出来。太宰在椅子上盘着腿坐,屁股底下垫着薄而旧的坐垫,眉毛微微皱着,有一口没一口从杯子里喝澄黄酒液,好像这样就能找到什么灵光。
一个少年杀手,能因为什么改变呢。不,也许不需要什么冠冕堂皇的理由吧。
他想好了他会写的东西,给这篇故事生命,是主角在引导故事,而不是他。
“名字吗,就叫…织田作之助吧。”



tbc

评论(2)
热度(32)

© 睡不醒的白色乌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