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不醒的白色乌鸦

正太(ace)吹。
三坑左右横跳中。
填坑字典里没有。
随心所欲。
有本事你打我吧。

[织太]ON ICE

小花滑paro
别名冰上的狗粮(划掉)dazai on ice(划掉)
名字随手涂,动作描写瞎扯的。
ooc慎。






敦不是第一次见到他了,有时候在冰场,有时候在电视的屏幕中。
太宰治——冰上的传奇、王子。从16岁开始参加少年组就一举夺冠,蝉联四届金牌宝座。现在刚满18岁,进入成年组。
中岛敦早就知道太宰脸生的特别好看,性格也亲切随和。因为他在小时候,大约小学,就被太宰治亲自指点过几句。当时太宰还不那么出名,身边跟着红色头发的年轻教练。
那时候敦只是个去滑冰场玩的孩子,系鞋带的动作都生涩别扭。被作为同学的芥川嘲笑了一番,虽然满是嫌弃,芥川还是蹲下身帮他系好了鞋带,瘦削指尖捏着黑色带子绕几绕绑了个好看的蝴蝶结。中岛敦很不好意思,晃悠悠站起来踩着冰刀走了几步。前面人群突然爆发出女性特有的尖叫,他和芥川一起看过去,只能看到一个高挑的上身在冰上旋转,细碎黑发飘起来,嘴角微翘,像只引颈欲飞的天鹅。
那时候太宰充其量只是个国中生,少年的身体修长匀称,动作流畅。
他转完了一圈,步子交替两次欢快的滑向冰场出口,速度不减。
在靠近人群时太宰张开了手臂,再次引起围观人群的一阵躁动。站在最前的男人仿佛已经很习惯了,也略微张开手臂,稳稳接住冲进他怀里的太宰治,一步也没动。
“织田作!怎么样?”太宰用带着一丝得意的语气开口。中岛敦恍惚看见跟大人要奖励的小孩子。
“很棒。开始跳跃的弧度可以再大一些。”红褐色短发的男人摸了摸他发顶不吝啬夸奖。

中岛敦知道那个红发男人名叫织田作之助,是从几年前旧杂志上,彼时织田还是少年,穿着简约的黑色服装抬起手臂的画面被印在刊物上,旁边配字是「最年轻的冠军」。
他在少年组展露头角,得到极高评价。只可惜在能参加成年组的时候突然消声,不知道去了哪里,为此他的推特还被粉丝炸了一波,但这件事只掀起了小小的波澜,很快在信息不断更新的时代被人遗忘。
所以事隔多年后再出现也没有引起什么轰动吧,毕竟只是个多年前在少年组成名的前选手。敦默默想,忍不住也小小唏嘘。
而此时此刻,隔着电视正在举行的中四国九州大赛处于准备阶段。太宰换上冰刀朝织田作要了个拥抱。
他从不会在比赛前怯场,这也是让织田省心的一点。
“按照平时那样就好了。”织田稍微想了想,还是说点什么应景,又顺手帮他压好梳到后脑的刘海。
这样的太宰看起来少了几分平时不着调的轻佻感,露出大片光洁额头和笑起来弯弯的眼睛,更多一种……他居然找不出词形容,成年人的性感?
“hai——”太宰应了声,踩着冰鞋一步步走到冰上,平举手臂转了个圈。紧身的比赛服勾出细细腰身,观众席传来一阵尖叫。织田略微无奈的双手插进口袋里,看着太宰像飞鸟一样划过整片场地,期间不乏夹杂两个勾手跳和向场边的女孩子挥手微笑。
太宰相当招人喜欢。这是织田作从不否认的事,只是这只鸟最后总会跑回来——对,就像现在这样笔直的回到起点。他已经习惯到可以不做任何表情了。
“织田作,这次是我自己编舞的,所以你会好好看吧?”太宰也不管练习时间还有好几分钟,哐当哐当踏上地板,不听到织田的回答不罢休。
织田知道,先前的比赛都是他和太宰一起选的曲,只有这一次太宰自己选了曲编舞,而且杜绝他提意见或是在旁边看他练习。如果放在别的教练和选手身上那简直是不敢想的事。
这可是大奖赛!谁敢那么玩!全世界也只有太宰,谁让他是被称为最有天赋的选手,大概也就织田作心宽的放手随他浪,还说有什么问题找他商量,然后真的不管了。
“当然。”织田也有些好奇太宰究竟想做什么。
练习时间很快结束,太宰跑去隔壁气那个橙色头发的中原中也。织田倒了一杯热水,站在赛场边安静的看,或者说发呆。
身后有人拍了一下他肩。
“好久不见,作之助。”白发的中年男人朝他乐呵呵笑。
“……安德烈.纪徳。”织田略感意外喊出了对方名字,“你怎么在这里?”
“单纯的来看比赛。”纪徳回答,眼都不带眨。
你先把胸前工作证收起来再说话好吗。
“原来如此。”无意打纪徳的脸,织田对在全国赛上见到他也不是完全没有想过的,只是对方在当年比赛结束被举报后,很快退出了花滑界。虽然他知道举报一事完全是子虚乌有的诬告,但织田当时也无法出头申辩,而且纪徳看起来好像早有这个打算,事后一身轻松离开了日本。
他差不多有五年多没见过纪徳了,织田本不是健谈的人,有心叙旧也无从开口。

“织田作。”熟悉的声音突然传来,“那是谁?”
他回过头,看到了挑起眉梢表情微妙的太宰。他已经换好了表演服,燕尾服一般的风格和袖口精致镶边让他看起来风度翩翩。
“他是安德烈.纪徳。”织田开口解释,“是曾经……我的师兄。”
饶是太宰也愣了一会,织田作从没主动开口提起他的过去,所以他只知道一个大概。
织田曾经出过一场意外,也是因为这场意外他无法进行长时间的剧烈运动,不得不退出赛场转向了教练工作。太宰就是那时候遇到他的。
而织田作第一眼就看到了在冰场模仿录像的太宰,虽然动作明显可以看出刻意,却连点冰跳都一点不差的完成了。
“眼光很不错啊,作之助。”纪徳说道。
太宰的表情立刻沉了不止一个色调,看的织田心里咯噔。
“快轮到你了,我们走吧。”织田作走过去拉住太宰,回头跟纪徳道别,“那么下次见,纪徳。”
“拜拜,作之助。”
纪徳仿佛有意无意的咬重了他名字的发音,还笑眯眯挥手。
太宰很不满的撇开头大步往前走,到底是谁拉着谁都不清楚。
上一位比赛的选手已经回到休息处,太宰脱下外套准备递给织田,后者无比自然伸手,他却动作一拐放到旁边的护栏上。
织田露出茫然的表情。太宰皱了皱鼻子背过身深吸口气,很快调整回平日的状态。
起步,绕半周,茶色瞳孔里含着一汪水,笑起来眼尾微微弯曲,余光从观众席上扫过。
后内结环跳半周,他弯曲膝盖完美着冰发出清脆响声。
后外点冰跳三周,后外结环跳两周……perfect.太宰眨了眨眼偷偷瞄向等候区的人影,确认对方还在后放心收回视线。
最后一个四周跳一样完美落下,从袖口露出的一截绑带包裹贴合着纤细手腕,他抬起手臂宛如华尔兹般旋转,从下而上的高抬腿直至头顶,后腰勾出不可思议的弧度。
女性向的动作在他身上没有任何违和,反倒透出优雅和柔美参杂的气质。
音乐渐淡,爆发出的掌声盖过解说员的赞叹,鲜花和玩具接连不断的扔向太宰。就算是织田也稍稍露出笑容跟着鼓了掌。
太宰接住一只玩具熊,弯腰行了个标准的绅士礼。然后转身滑向织田。
这次他手里拿着东西,没有张开胳膊,也没有不减速,慢慢的挪去等候区。
织田就安静站在那里,剩下十米,六米,四米,两米……
他稍稍张开了手臂。
这个动作如同一个信号,或是按下了开关,太宰手一松任由那只玩具掉在地上,他直接的扑过去,冲力让织田后退了两步。
太宰抬起头,笑得跟恶作剧得逞的小孩子没两样,他说:“织田作,跟我结婚吧。”
……
???
被点名的人脸懵,一道闪光灯闪过,两人不约而同转过头,只看到带着棒球帽的背影急匆匆跑掉。
“狗仔?”织田低声疑惑,脸色微肃放开了手,“别担心,我会想办法的。”
“我才不担心呢。”太宰确确实实无所谓的耸肩,穿上外套哐当哐当去换鞋子。
次日不出意外的话他大概就火了,太宰解开鞋带,脸上罕见的有些冷漠,甚至结局如何他也能猜到。
织田很快跟来,手里还握着手机,用眼神无声表达了担心。
“没关系的啦,织田作。充其量只是个捕风捉影的八卦而已。”太宰挥挥手。

事实证明太宰的估测没有错,冰上王子被曝同性恋的新闻在体育日报劈天盖地,他的粉丝也锐减一大批。上一场比赛他以第一名的成绩进军决赛,但这样的状态要拿到冠军无异于虎口拔牙。
太宰的手机一直在关机,他本人却在h市不起眼的小冰场热身。织田在他身边,所以没什么好担心的。
“所以说啊织田作。”太宰屈膝跳跃在空中旋转三周后稳稳落地,“你根本不是排斥那个吧。”
“当然。”
“那你担心什么呢?”得到预料中的答案,太宰的表情柔和下来,背着手回到扶手边。
“你。” 织田无比认真的吐出一个字,鸢色眼里清晰倒映出他的半身。
太宰愣了愣,噗嗤笑了。

决赛不会因为最有希望的选手闹出点花边新闻就推迟,比赛当天太宰带着能遮住半张脸的墨镜从后门入场。不用想也知道正门被多少记者围的水泄不通,就为了采访一下“冰上的王子”是不是吃错了药。
太宰扯扯嘴角,旁若无人的换好了鞋。休息室的人都扫他一眼,立即移开目光然后窃窃私语。
相比之下——“青花鱼!你个混蛋好了么!”
中原中也一脚踹门进来,敢在这时候大喇喇喊他的也就中原莫属了。
“呀,找我什么事呢小矮人?终于需要我教你四周跳了?”
“智障,滚。叫你出来。”中原中也今天没有吃他这一套,翘起拇指指了指门外。
如果中也没有搭太宰的腔,那说明确实有要紧的事找他了。太宰没有再刺激他,起身跟了上去。
中原把他拉到一个小拐角,然后支支吾吾几遍,犹豫着开了口:“我没有歧视的意思……呃,你真的……?”
“噗呼,我还以为你找我会有什么事。”太宰不加克制的笑了出来,“是哦,我是,这又怎么了?”
“没怎么!你笑什么笑!”中也涨红了脸按住头顶帽子,然后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愤愤拍在他脸上,脚步铿锵有力的走了。
太宰拿下那张纸,上面是一行地址,看起来对方下笔很用力,天知道有多生气。标准的小矮子风格,他会心弯了弯嘴角。
这次的练习他没有去,而是将这个地址发给了一个陌生号码,又打了一串数字出去,做完这些后,太宰才回到起点换上了冰鞋。

任何外界的因素都无法扰乱太宰的脚步,因为从一开始他就不是为了这些而滑的。
起步,第一个勾手跳,他倾斜重心稳稳跳起,落地,完美。然后是一段续接步,太宰轻飘飘踩着冰面,表情虚幻地像隔了雾。第一个四周跳失误,但转够了圈数,太宰摒弃了有的没的念头,剩下的三周跳和组合跳都完美结束。
只不过这一次评委的给分从理论上压下了足以连任冠军的部分。
太宰回到休息区,一脸完全没听到分数的表情。
织田:你高兴就好。

也许本来是想让太宰离开前三宝座,奈何他先前的拿分太高,如果强行压低黑幕未免太过明显,最后太宰治得到了亚军地位,在聚光灯下笑意盎然。
最终节目采访的时候,他从记者手中拿过话筒,语气坦然轻快,丝毫没有阴霾地宣布,可能的他早就想好的台词。
“这一次比赛后我可能会退役,我会和我喜欢的人一起开一家店,也许是溜冰场也说不定。如果他不介意的话,到时候欢迎你们来捧场。”

这无疑是个轩然大波,他差点走不出体育馆,粉丝和记者队堵住了每个门口,保安都压不住场面。最后织田作随手摘了一顶工作人员的帽子,拉着太宰弯腰溜出去。
场外空气清凉,而且没什么人。太宰背靠墙笑了一会,带点自我讽刺的意味。织田没有说话,多半听出了对方的意思,等到太宰安静下来,咬字清晰的平静回答。
“我不介意。”

评论(10)
热度(96)

© 睡不醒的白色乌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