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安]

点文! @三好学生
我没法写太宰和安吾不带织田作……我有罪orz
没有织田看我要死了。
安吾大概是那种,虽然织田先生死了我很抱歉,但这是职责我不会后悔,的人吧。
ooc慎。







安吾从回到异能业务科之后再见太宰是一个雨天,饶是他知道太宰已经离开黑手党,也没想到对方就那么大大方方的坐在他公寓楼下,手上指尖还绕着一圈皱巴巴的绑带,领口宽松,脖颈空荡荡的。
太宰看到他,阴阴柔柔笑了,举起那卷绑带,舌尖下压做出口型:“安吾,帮我缠吧?”
太宰叫他名字总喜欢带气音,让最后一个音节很轻的发出来,仿佛在人心上绕了一圈。
坂口安吾知道他只是在发泄,顺带挠一下他的伤口。以往都是织田帮太宰绑上绑带,整齐又美观的不像伤者。安吾叹了口气。
“你非要跑到我家门口来说这种事?我可不想被黑手党追杀了。”
“啊——是吗,放心吧,暂时不会找上门来的。”
太宰长长应了一声,语调平板地毫无诚意。这种似是而非的感觉让人无奈而且恼火。
“先上去吧。”安吾说,反正他是不可能拉下连让太宰离开的。
公务员住的小公寓只有一居室,但胜在舒适,安吾开了暖气,一圈一圈给太宰裹上绑带。
他曾经也好奇过太宰治衣服下的模样,但真的看到了又觉得还是别知道为好。恐怕除了织田,没谁敢去走近他。虽然被称为友人,但从一开始就带着面具,以虚假身份来往的自己,哪有什么资格现在说什么呢。
安吾剪下一截胶布固定住绵软纱布,松开手:“好了。”
“真不错啊,安吾,看起来很熟练嘛。”太宰活动了一下手臂回过头夸奖。
“并没有。”
只是看过很多遍而已。他面无表情收拾起东西,“你也该走了吧。”
太宰目光在时钟上扫了扫,嗯哼一声:“说的也是,差不多了。”
“太宰君。”安吾直视着他突然开口,门外由远及近响起不规则的脚步声,未出口的话戛然而止,他睁大眼睛盯住了太宰。
后者灿烂的回以微笑,双手撑住窗台轻巧翻身:“这是礼物噢,安吾。别以为我已经原谅你了——”
“…等等!”
坂口安吾冲向窗边,大门被人猛力踹开,他回过头意料之中的看见黑手党的标志性西装,太宰治当然早就不见踪影,谁知道他怎么跑掉的。安吾举起了手。

评论(5)
热度(20)

© 睡不醒的白色乌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