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太]young

少年杀手织,干部宰。

14x16,捡小孩子的太宰xxx

应该算是甜的吧! @树宸以薇 

ooc慎入!!!

传说从未失手的少年杀手——有这奇迹般的枪法和矫健身手,从未被抓住过。

此时他正带着黑色棒球帽,遮住他过分明显的头发颜色,狙击枪的准星对着百来米开外的黑色大楼。

港口黑手党的总部。

杀手被委托暗杀据说是历代最年轻的干部,太宰治。
从照片上看不过是个未满18岁的少年,其手段之狠厉却令人咋舌。

他缓慢的移动手腕,护目镜中出现了绑着白色绑带的黑发男人,或许说少年更为合适。织田的手指搭上了扳机,视线中的太宰转过头来,看向他所在的地方,准星正对眉心,他却露出了十分愉快又泰然自若的微笑。

织田愣了一愣,同时复数的片段涌入脑海,黑衣人自身后扑来。还没等织田从趴着的动作跃起,后脑传来一阵剧痛。

他晕过去了。

一群黑衣保镖将自始至终安静的少年带进了干部办公室。

“织田作之助。”

在硕大的办公桌后面坐着的,是身着西装的黑发少年,绵柔绑带穿过蓬松发间,遮住了一只眼睛。另一只深茶色的瞳正饶有兴致盯着织田。

正是照片上的主角,太宰治。比想像中更年轻,也没有一丝一毫戾气。

“被给予了厚望来暗杀我的厉害的杀手。”他说,温和的音调听不出生气的样子,“原来是个小孩子啊。”

全然忘记了自己也是孩子。

太宰抬起手示意保镖松手,自己则站起来走到了织田作之助面前。

后者用毫无波澜的眼睛回望他。

“我身边正缺一个厉害的人呢,怎么样,要不要考虑一下?”

“为什么要雇佣我?”

“你的异能——是预知未来吧?难得厉害的能力,就连我也不好对付,那么厉害的人如果不在自己这边可太遗憾了。”

太宰治笑着说,蹲下身解开了织田身上的绳子。织田作之助竟然无法反驳,毕竟对方已经把意图表现的很明显,他动了动鼻尖,嗅到太宰身上飘过的一丝药味。从对方低下头的角度可以看见脖颈里层层叠叠绑带,也许他是真的需要一个保镖。

“那么,报酬是?”

“一个正当的身份和住所,以及你作为杀手的事情从履历里消失。”

太宰垂手丢下绳子,弯了眼角仿佛笃定他会点头。

“……成交。”

黑手党办事的确很快,傍晚时分他在太宰的公寓附近有了一套自己的住所,虽然是简单的一居室,但门禁甚严,显然是港口黑手党圈下的地盘。

织田作之助在房间里逛了一圈,目光第一次稍稍鲜活起来。他摸了摸墙坐在床边抬起头,太宰正打量四周。

“明天去给你弄几套衣服。”他说。

织田的视线不由自主落在太宰黑白两色的打扮上,他现在穿着的是简单的条纹衬衫,深色更有利于隐藏。

“以后你就需要了。”

作为太宰的保镖其实十分清闲,毕竟干部的出门不那么频繁。织田有大把时间坐在暖融融的沙发里翻书。太宰的办公室里有许多书,与之相对他的公寓空到一定地步,他也不禁止织田去翻,连不许外人看见的文件也光明正大摊在桌上。看起来好像是绝对信任他,但织田作知道他只是绝对自信自己即使看了也做不了什么。

太宰就是这种人。

少年长舒一口气,踮脚把被翻乱的书本整理好,同时开始思考下一本选什么。

办公室的暖气让他有点想睡觉,织田想着要不要在沙发上浅寐一会,门被推开了。

太宰裹挟着一身冷空气进来,目光落在织田身上,轻轻柔柔笑了。

“明天要陪我开个会哦,织田作。”

“嗯。”

得到了肯定回答后太宰转身面对门后的黑衣属下,语气不无嘲讽。

“我可不要肱二头肌都快撑破衣袖的保镖。”太宰稍稍偏头用还略带沙哑少年稚气的声音说道,然后伸手揽过身边红褐色短发的小孩微微一笑,“再说,我有这个了。”

评论(14)
热度(74)

© 睡不醒的白色乌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