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黑/太中]龙的新娘

《他是龙》paro
满足脑洞系列。
ooc慎点,慎点。







寒冬的气温冰封了湛蓝湖泊,密密匝匝人群围绕在两岸。背头的黑发男人披着厚重毛裘立在竹楼上,在他面前是一艘掏空的树干做成的小船,在漂浮碎冰的湖前它轻小的不值一提。
男人抬起手,小船被几个盛装打扮的人抬起来,放到了湖面上,躺在中间的人身形瘦小,白裙层层叠叠整齐堆在船舷,面纱后是宝石般明亮的瞳孔。
小船安静无声荡开涟漪滑向湖心。

“从前没有时间,没有土地,万物混沌,记忆蒙尘。”
湖边的人们手牵手开始低声念诵。
穿上白衣的人握紧手心,无人闲话。
古老的语言开始有了歌调,天空灰云密布。
“她通身纯白,仿佛穿着白色的殓衣。”
“带她去,带她去
飞来吧,降临吧
永远为你奉上,年轻的姑娘。”

一点黑影在湖泊上方画了个圈,渐渐降低,漆黑的龙张开薄翼盘旋,狂风吹散了人群,有人恐慌的喊叫起来,有人被灰尘遮住了视线张不开眼。
只有高楼上的男人和白衣新娘岿然不动,一个面带微笑,一个仿佛死了。
黑龙降下了头颅从水面掠过,两爪抓住了瘦小的,它的新娘飞向远方。

他被抓住腰肢,心里只有想吐一个念头,天知道这龙有没有剪过指甲,反正他感觉腰上有点痛,可能还有点热,大概是流血了。脚下是飞速移动的云,劈头盖脸的狂风挤光了他肺里的空气,完全没法呼吸。
他只能紧紧抓着银匕首,虽然那东西现在看来一点用处也没有。
好在花不了多久下方出现了一块岛屿,龙开始盘旋下降,收起双翼嗽的滑翔进去,把他丢进了一个深深的洞穴。
身下是湿滑泥土,而仅有的洞口离他有十几米距离。
实在气人,他还穿着一身拖沓的新娘服,金橙色卷发沾了泥土看起来黯淡不堪。
他狠狠踹了一脚脚边的碎石,扯开嗓子喊:“喂!还有活人吗!!”
活人吗!
人吗!
吗!
答他话的只有声声回音,这简直是勇士十几年来遇到过最大的困境。
他一屁股坐在地上撕开裙子的下摆准备编成一条绳子。
“咕噜。”
一颗圆溜溜的果子滚过来。
他抬起头,看到对面岩石的缝隙间站着一个男人,手里还抱着不少果子。
而他一身女人的衣服,下摆裂到腿根露出大片皮肤,还是个货真价实的男人。
“……”
这他妈就很尴尬了。
气氛诡异的沉寂一分钟,两分钟。最终他先打破了沉默。
“咳,你好?”
“……男人?”对方不可置信的低声开口,声音意外的挺好听。
“还真是不好意思啊。”也许是被话里的语气激到,他不怎么高兴的说。
“不不,也许这样也不错……”前者自言自语了几句,重新发问,“你叫什么名字?”
“……中原,中原中也。”
“是吗,中也,这名字不错。”男人嗯嗯两声愉快的念叨起来。
这人怎么回事啊?!
“那你呢?”
“嗯……我嘛,太宰治,你好。”
他笑意吟吟的把一堆果子从缝隙里滚了进去,然后伸出一只手。
“这样是问候的意思吧?”太宰说,茶色的眼睛清清亮亮,让中原完全不好意思拒绝。
“啊,是的。”他握住了太宰伸来的手晃了晃,“你在这里多久了?被龙抓来的?”
“很久吧。中也是龙的新娘吗?”
“……不是。”
“但你是被带来的,只有唱了龙之歌的新娘才会来到这里。”
“我是男的。”
“我知道啊。”
“……”
中原中也发现自己好像无法反驳,并且似乎没什么不对。
“龙很喜欢你。”太宰笑眯眯的说。
“……我谢谢他。”中原翻了个白眼。










当中也发现太宰就是龙之后:
(关于啪啪啪)
“滚开啊?!”
“因为中也我没有下一代了诶。”
“……那你还!?”
“我也有发情期的嘛。”
“找别人去啊!”
“不行,万一怀了——人类会死掉哦,中也不希望这样吧。”
“……”无法反驳。

(关于体型)
“中也太矮了,(龙化)连膝枕都不行。”
“太小只了啦(龙化)根本看不到。”
“干脆(龙化的时候)捧在手里好了。”
“太宰治,滚出去。”

(关于负责)
“因为你是我的新娘啊,我会好好负责♂的。”
“谁他妈是你新娘了。”
“你。”

评论(6)
热度(94)

© 睡不醒的白色乌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