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不醒的白色乌鸦

喜欢请留红心评论,这本来是很简单的事。可能是我写的不够好叭。

[织太]真实的NPC.下

该篇别名为:太宰有无论如何都不能好好告白的Bebuff.
以及小小玩梗,本名是太宰笔名是津岛修治www
有轻微纪织成分,但纪徳你永远别想追到织田作!!!!
有很多bug,设定不严谨纯娱乐,请多包涵,博您一笑。
ooc属于我。


将谈话结束时已经天黑,艳丽如火烧的彩霞还能从城市天空的边缘窥见一角。太宰懒洋洋的道了别,从于其他人方向相反的路走去。背对光的轮廓稍稍被模糊,连带发丝也镀上一层淡淡暖光。
好像要消失在余晖中一样。
突然冒出这样一种想法,织田也觉得好笑,但在那时确确实实那么想了。
不管怎么说都是陌生人啊——至少现在来说,对方应该是那么看待的吧,多管闲事的话会被讨厌吧。
等回去以后,在游戏中见面好了。
抱持这样的想法,织田转过身和纪徳一起走向停车场。
“为什么会叫我来?”
在拉开车门的时候,织田问道。
“啊啊,作之助生气了吗?”纪徳并没有直接的回答问题,反而笑起来。
“并没,只是在想,如果是你的话完全可以找更擅长谈判的人吧。”
“并不是谈判啊~单纯的商务会面而已。理由嘛,因为我想和作之助一起工作,这个怎么样?”
“是这样。”
织田认真的点了点头系好安全带,好像真的接受了这个理由,也就不在追问下去。
银灰色汽车驶出地下停车场,纪徳单手把着方向盘,气氛沉默了短暂的时间后他又开口,似乎接着刚才的话题又好像无意想起了新的东西。
“你也很好奇吧?第一个打败魔王的‘勇者’,刚才的那个作家。”
“是啊,非常厉害。”
“听说他经常来找你呢。”
“似乎对聊天很有兴致。”织田稍稍想了想点点头。
“……”纪徳略带无奈的笑起来,“某种程度上,真是同情那小子啊。”

然而那天太宰并没有上线,他抱着一袋薯片嚼的嘎吱嘎吱,一点也没有怜惜自家键盘的意思。洁白屏幕上密密麻麻排着字,太宰难得的戴上了一副平光眼镜显得文质彬彬,但天知道纪徳发给他的邮件还躺在邮箱里,根本没点。
其后两天太宰也没有去找过织田作,反倒和编辑部的人下了两个副本,很好收敛了刷魔王的光环划划水插科打诨,气的国木田差点拉着他去野区1V1。
一月时间他差不多踩遍每寸地图,和NPC对话,碾压副本刷新记录,搞得游戏论坛炸成一片。但这些都不是太宰本人关心的。
完成了以上所有后他对着电脑上的数据,嘴角上翘露出了微笑,如果有某个熟人在的话,一定会认出这种,谁要倒霉了的表情。
尽管在现实和游戏中国木田再三嘱咐,但太宰治是何许人也,不拖稿到最后一秒他就跟责编姓。
一直到时钟跳出00.00,太宰才手指一点帅气落款:
        津岛修治。
邮件发出,他仿佛完成了任务一样整个软趴趴的靠在椅背上像条死鱼,但目光清明坚定,如同锁定了下一个任务。
截稿日后他悠哉悠哉哼着歌晃进新手村,语调欢快的朝织田作之助挥挥手。
“很久没见你来了,最近过的怎么样?”
看到熟人安然无虞织田也点点头回礼招呼,太宰一贯的从物品栏取出咖喱,然后两手一撑支在柜子上双眼亮晶晶的看着织田。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吗。”
织田拿出勺子后注意到对方,如此询问。
“我说啊,织田作你其实是(——)”其后几个音节被强行模糊扭曲,太宰尝试着再次重复了一遍,然后丧气低下头,“真没趣,好不容易才……”
他踢着脚边的小石子儿,尾音渐淡听不真切,但织田莫名松了口气,心想还好纪徳这方面工作做的完善,要不他可能就要被开除了。
不敢在这个话题上继续,织田作尝了一口咖喱后岔开了对话:“这是西餐馆大叔的咖喱吧,只有他才做的出这个味道。”
“啊,是嘛。”太宰焉焉的接话。
织田看了看他,也难得感到头疼。毕竟按照游戏规定身份都必须保密,至今为止还没人看得出真人存在,大概也只有太宰——说到底也都是因为纪徳一定要拉着他去见面才会这样。
在心里无声的批判了纪徳一遍,太宰仿佛get到了什么新的方式重新开口。
“织田作!我——”
“就是他!那个刷新副本记录的人!”
没来得及说完就被远远传来的呼声打断。
织田:“???”
“别跑!有种去竞技场pk啊!”
“唔哎……追的上我就来啊~”

原本想说的话被打断,太宰撇撇嘴放弃了游戏中的机会。反正知道了对方所在公司,哪怕堵人也不是不可能的。
所以第二天下班时,织田作之助拎着一贯的黑色公文包,在公司门口看到了蹲着的,沙色大衣的青年。
对方若无其事抬起手笑着冲他打了个招呼。
“嗨——织田先生,我有事想跟你说。”
织田几乎就要跳起来了,然而他只是微微弯了一下指节,大脑一片空白的下意识回答:“啊,什么事?”
太宰脸上笑意更明显了,他张开嘴唇吐字清晰的说道:“现在是不是应该叫织田作了呢,其实我只是想……”
后半句还没来得及说完,一声尖锐刺耳的刹车声响起,伴随巨大的撞击和冲击力砰的冲上了人行道。
“……太宰!”






END







怎么可能。





太宰醒来时眼前是一片刺目的白,他小声嘀咕了一句“莫非是天堂吗”,刚想坐起身就被一股力道按了回去。
视野中模糊的红色晃动着,他努力眨了眨眼看清对方。
“哎?又没死啊……”太宰不无遗憾的说。
织田放下手里的水果在床边坐下:“只是擦伤和骨裂,没有危险真是太好了。”
他动作熟练的抬手摸了摸太宰细软地短发,后者哼哼两声抬起左手的石膏绑带,也不知道究竟是满意还是不满。
“那时候你究竟想说什么?”
“是说——”
“三床病人,该换点滴了。”
五大三粗的护士走进来敲了敲门,织田点点头站起身。
“那我去帮你买午饭吧,下次再说。”
“好——吧——我要蟹喔!”
“知道了。”




TRUE END

评论(10)
热度(23)

© 睡不醒的白色乌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