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不醒的白色乌鸦

喜欢请留红心评论,这本来是很简单的事。可能是我写的不够好叭。

[双黑] 所以你到底是不是蛞蝓?

ooc慎入。
灵感来源于玩灰庭时捡到的一个鼻涕虫,介绍大概是来自地狱的可怕魔物什么的……有点忘了,拖了很久才写好。祝愉快。






月华初上,黝黑地面反射出白光,脚步声孤单且凌乱的回响着,伴随一声玻璃碎裂和肉体沉闷撞击声休止。
“嘁,又是个废物。”
矮小的黑袍人影不屑松开手将高大男人丢在地上,动作看起来流畅轻松。
当然,换成别人是做不到的。
“太宰,别光看好戏啊。现在怎么办?都一周了还抓不到。”
小巷阴影里配合的踱出一个硕长人形,手中把玩着枪支朝男人的方向看了一下。兜帽露出几丝黑发和发间包扎右眼的绑带。
“继续埋伏。”
“……切。”
这可不像他一贯雷厉风行的风格。原本想那么说,小个子的人揉了揉发顶,露出一头微卷的栌色短发。没戴帽子还挺不习惯的。
“中也。” 原本已经向前走出几步的人突然转身回来,将一顶小小的黑色羊毡帽按了上去,“忘在旅馆了哦。”
原本正欲跳脚的人在触及头顶习以为常的物体后安分下来,不爽的轻声咂了下舌快步跟上。

谁都知道,血猎组织的S级干部之一是个没有使魔的人类,而且还是个不善体术的人类。使魔无论在法术增幅还是战斗中都起着不可或缺的作用,按理说那么文弱的干部应当有个战斗力强劲的使魔才对。
但按照太宰治的原话来说——
“嗯?那种东西有中也了哦。虽然不听话但还是比牧羊犬好用的。”
又是谁都知道的,另一个体术在血猎中无人能及的S级,中原中也,也是个没有使魔的奇葩。
于是可怜的和太宰搭档了。
不得不说他们成为S级对方都有着不可磨灭的功劳。

太宰本以为他此生不会有一个使魔,这个看起来比谁都残忍无情的男人不会相信任何人,或许他相信自己,可惜这份信任全盘交给了想要英年早逝的执着。
中原中也也不觉得自己运气有那么差遇到一个这样的“搭档”,活久见啊。
“中也,发什么愣?”走在前半步的太宰治回过头,撞进一双大海般邃蓝的眸子。饶是太宰也微微愣住,一刹那仿佛被凉意洞穿胸口,那些压在心底,如破烂棉絮般的东西被尽数看到。
“啊,没什么。” 中原中也回了他一个白眼,大衣挂在肩上稳稳的从太宰身旁轻飘飘掠过。太宰伸手一拽,大步流星的小矮子就跌了个踉跄。
“你干嘛啊!” 中原气愤的用看神经病的眼神看回去。
如愿得到了反应的太宰眯起眼笑着松开手,衣袂从指尖滑落。
“没什么,看你不爽。”
“太宰你有病快治。”
“中也,其实你真的是一条蛞蝓吧?”
“滚啊你!”

踏足旅馆一层的酒吧,样貌出挑的两人吸引来一片火辣视线。中原中也一边婉拒贴上来的胸脯一边朝太宰的方向走去,搭在肩头的卷曲发梢一颤一颤正像他不平静的内心。
太宰如鱼得水混迹脂粉香气中,甚至让一个女人坐到了他腿上,角度恰到好处的半身在阴影中看不清动作。想也知道是在干什么。
他们看脸可能不相上下,但太宰眉眼弯弯,比中原中也不知好了多少。
“喂。”中也深吸一口气,“走了。”
“嗯?”
太宰从小姐波浪卷的发上抬起头,氤氲眼波流转到中也身上,看的他呼吸一滞。昏暗油灯下那个女人的头发透着暖暖橘色,中原中也视线略过,就突然不那么火大了。
“走吧中也,你还发什么愣?是说软体动物反应会比较慢吧?”
“闭嘴!……!?”
太宰微凉的食指往中原中也嘴唇上贴了一贴,后者立刻会意,到嘴边的质问怒吼都咽了回去。两人面对面站在狭小的扫帚间从破旧门缝中往外看。
“那个女人刚刚试图对我用法术。” 太宰低若蚊吟的话语出口,气息吹拂着中原中也耳廓。“令人很不舒服的感觉……她可能和我们的目标有关联。”
极柔软的触感蹭过耳垂,中原没法不怀疑他早就心跳过快体温升高了,被察觉免不了一番嘲笑。
但是这能怪他吗!活了那么久从来都是弱肉强食血雨腥风,谁会想起这种香艳温存的东西。人类就是花样多。
中原愤愤的想着,突然被太宰拉回神智。
“我说,中也,你有在听吗?”
“啊……啊,抱歉。”
“算了,那几个女人已经出去了,我们走吧,明天去找。”
“你怎么知道去哪……你下了追踪法术?”
“不,是这个。”
太宰回头灿烂一笑,白皙圆润的指尖黏着一根几乎不可见的银丝。

位处郊外黑砖堆砌的四层楼前,太宰和中原难得摘下了将全身遮盖的严严实实的斗篷,露出一身制服。
“你确定就是这里?”
“应该没错。” 被问话对象摊开一张地图将几处事发点画了个圈,最后指向偏中心的地方,“狡猾之处就在他们特意跑的远了些,要不是昨天的女人我们可能还发现不了。”
“……嘁。” 想到那件事他就不爽,中原别开头率先走向门口。
太宰意味深长看了他一眼,收起地图跟上。
空荡荡的一层看起来仿佛已经被撤空,中原中也立在正中,修身衣物勾勒出良好身材。
“喂混蛋青鳝,能不能全……” “闪开!”
两句话几乎一同响起,大厅天花板破裂发出巨响掩盖了呼唤,重物落地砸出深坑,太宰捂住口鼻在烟灰中看向那个不速之客。
“什么啊……那是……”
借重力蹲在柱子上的中原居高临下看着那黑漆漆一团,目瞪口呆。
像是复数触手纠结成的一团,大大小小布满圆形疙瘩,通过摩擦发出类似咆哮的声音。
“魔物……吗。” 太宰两指结印小心的后退
“这种恶心的东西……怎么可能啊!” 中原屈膝猛地冲出,耀眼流光划过,生生撕裂了体表触角。
魔物虽然称为魔物只是因为他们生活在无底深渊附近。但都各有人形,力量强大。
才不是这种,难看的半成品!
中原中也的拳头灌满力量一轰而下,数条触角被打断,对方发出含糊不清的痛呼,虽然听起来也像是被电子处理过一般。
然而很快就有代替品顶上,它摇晃着无差别的四处拍打,整个一层变成了废墟。
“这下怎么办,太宰?”
“我用那个封住他的行动,你赶紧解决就好啦,怎么样?”
太宰被中原提在空中四处闪避,语气依旧轻松。
“……” 中原稍微挣扎了一下就泄气般应下,“记得闭眼。”
“中也是真的不想让我看到你的本体吧?”
“……烦死了!都说了——不是啊!” 中原中也抡起胳膊把太宰丢进了触手堆中,与此同时黑色粒子跳跃着如雾气缠绕上他四肢。
“汝,容许吾阴郁之污浊……”
目光瞥向绑带间隐隐流窜光点的人类和僵住动作的魔物,良好视力捕捉到太宰垂下的眼睑,勾起嘴角露出肆意微笑。
“勿复吾之觉醒。”
伴随语音落下,大片黑色浓雾遮掩了身形,嘈杂声音仿佛无数蝙蝠飞舞,难听的咆哮震彻天际,耳膜阵阵刺痛,分辨不出熟悉的脚步声。
太宰难得依约闭着眼,手心覆在滑腻的触手上直到低沉嗓音响起。
“太宰,睁眼。”
经过刚才的洗礼这声音仿佛天籁。
“哟,中也。” 他轻笑,“触角忘记收回去了。”
中原中也条件反射的摸向头顶,然后在太宰的大笑中暴揍了他一顿。
“什么时候和我定契约吧,中也。”
打到最后太宰轻车熟路接住了比自己小一点的拳头笑吟吟开口。高挑身影在中也错愕的眼神中扬长而去。
等两人满身狼藉回到旅馆已经是深夜,用丢的将太宰甩上床,中原中也洗完澡擦了擦半干发丝屈膝跪在床沿上俯下身。
“难闻死了,太宰。”
他小声抱怨,然后动作轻柔的掀开了对方衣襟,锁骨下被绑带半遮半掩的有一个漆黑印记,正中一个不太能看出的花体英文C烙刻在皮肤上。所幸太宰进入组织后有习惯在身上弄各种阵法,这个印记也就不太起眼。
契约什么的,早就定了啊。

评论(4)
热度(41)

© 睡不醒的白色乌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