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不醒的白色乌鸦

正太(ace)吹。
三坑左右横跳中。
填坑字典里没有。
随心所欲。
有本事你打我吧。

[FF15&V13]vita.4

[警报,数个机械生命体靠近驻地。]

Pod红点闪烁着吐出平板的语言警告,风里卷着沙尘扑在两个人脸上。Ardyn扯起调侃的笑,在他脸上显得无比怪异。

“你对人类的忠心是否和保护这里一样呢?”

“你做了什么!”

他低喝一声来不及反应太多,保护驻地的优先级高于消灭敌人,红色鞋底蹬出地面飞快的向标记位置奔跑,从地上凸起的树根上翻过,连同借势滑行不断加速。

只是机械生命,应该没什么问题……

如果这算是一句祈祷,那上帝也许并不关注不属于自己的造物。遥遥爆炸音和火光一并亮起,入耳清晰的在一秒内完成了声波分析,将程序中刚刚迸出的庆幸删减为无。

[报告——有硫酸和硝酸钾反应,根据网路资料库记载,成分和人类使用的火药类似。]

Noctis缓缓停住了脚步,他很少这样沉重的踏过及膝绿叶发出沙沙摩擦声,红点标记近在咫尺,他能看到那道熟悉的瀑布,瀑布旁的小道上方冒出滚滚灰烟,而他没有再靠近一步,绷紧了下颚曲线几乎露出名为愤怒的情绪。

“哈哈,这种成分的炸药没有机械反应,你会迟钝,我从书里看到的,还真是没猜错。”

Ardyn不知何时走到了他背后,他脸上的表情太活脱了,超乎一个机械生命的范畴。Noctis扫视过对方才发现他身上穿着制式陈旧的衣服,不知是出自谁手,布料颜色有些暗淡但边缘装饰华丽。搭在肩上的围巾垂在背后,随着踱步动作摇晃。

他无意思索如此多的细节,也不知道驻地还有没有存活的同胞,爆炸声让他想起了久远的回忆,但已经被繁多数据压的麻木的情感系统没有做出任何反应。

“Pod,向地堡报告。”noctis转过身冷静布下指令,仿佛一场暴风雨的前奏。

这次他没再迟疑,兵刃交接铿锵作响,连续不停歇的子弹声在寂静的世界中突兀如雷霆,引擎剑在他手里挥舞起风声残影,裹挟着一个人造人的怒气与他手中的剑相击,对撞的反冲力让金属手腕一震。动作慢了一拍,而ardyn不断闪避,刀锋没有伤到他分毫。

“真可怕啊。”

树枝被削落后踩在脚下发出断裂的动静,漫长的追捕令人失去兴致,Ardyn.izunia猛地退开举起了双手作出投降姿势,被爆炸散落的零件静静躺在草丛里,却不会影响没脑子的散兵游勇重新聚拢过来。

他们的外型矮且圆,其中绝大多数又移动缓慢,不具备任何人类特征。机械化的毫无意义的词句从它们嘴里发出来,但是否真的没有任何含义是没有考据的。司令官这样告知,他们这样相信。

但如果这只是为了隐藏更深的事实,Noctis不得不以阴谋论推测。

那个隐藏的事实如果就在面前,机械生命拥有和他们一样的智慧,甚至做到了人类用亿万年完成的进化。

那么外星人去了哪里?

他有一百多年的记忆,但其中他好像从没注意过这点。

“你们的主人呢?”

“Aliens?”

他看到红发机械高高扬起了眉梢,ardyn短促的笑了一声,他的语调像是朗诵诗歌般缓慢婉转,作了个邀请的手势。

“你想看看他们吗。”

银灰色的剑刃依然指向他,noctis沉默了一会:“你知道他们在哪?”

而红发机械并不出人意料的给予回答:“当然。我就是从那里出来的。”




tbc

评论
热度(4)

© 睡不醒的白色乌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