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不醒的白色乌鸦

喜欢请留红心评论,这本来是很简单的事。可能是我写的不够好叭。

[FF15&v13] Vita1、2

踩生日丢个更新。都是旧的配配方拎出来重新改了一遍,期望值是能坑完_(:з」∠)
还是正剧有雷点再说,v组跟15组的尼尔pa。
十年后见。


“这是最后一个胚胎。”

“是我们的希望。”

高跟的皮靴伴随女性窈窕身影袅袅走出升降梯,齐整的黑发在额前与纱布覆盖眼廓,裙摆随着迈步的动作摆动,最后停在金属摇篮前。

柔软的白色布料上躺着,或说蜷缩着一个人类的婴儿。他像是还在母胎中那样安静的侧躺,黑色细发覆盖在白皙柔嫩的脸颊皮肤上,很难不令人心生关爱。尽管在场的没有一个是活生生的人类。

“他是你带回来的,我们的创造者的血亲,就用你的名字命名如何?”

“Noct——他就叫noct.”

Gentiana,那个女性人造人微笑着宣布,自始至终沉默的男性人造人负手而立,大半苍白的脸颊掩在竖领后没有说话,他一向不怎么说话,夹杂银丝的暗蓝碎发交错在额前显得不常打理,他也绑着眼罩,但依然像是习惯般朝那婴儿的方向转过头。相比之下Ignis更擅长也更喜欢孩子,仿生人造人的皮肤接近人类低温时,他很轻地抚摸婴儿的额头,小心着不吵醒他。Noctis也只好走过去用硬革皮质手套碰了碰孩子柔软的皮肤。

Noct抓住了他的手指,仍在睡梦中。

他真的很柔软。

人类的资料显示绝大多数人都喜欢新生儿,他们象征一切美好和希望,是必不可缺的血液。人造人也无法例外,程序决定了他们喜爱人类,保护人类,为人类的家园而战。

而在数十年前,地球已经不合适人居住。最后一批存活的人类登上方舟移居到了月球。此后十年间人造人制造了距离地球不远的太空驻地地堡,与侵略地球的外星机械生命体作战。

而定期向地球探索巡逻的人造人都很清楚,那里已经长久的没有生命活动迹象。

他们的制造者——人类,只剩下眼前这一位。

Noctis不能说很喜欢小孩子,他们太弱小,难以生存,作为战斗型机种,这样温情的事不符合他的风格。

“Ignis,以后还是麻烦你多照顾。”

短暂的商讨结束,育婴室的门在他背后自动合上。Noctis沿弯曲的白色通道向停机坪走去,一如既往在离开前嘱咐他的通讯官,Pod将他修好的剑带了过来,一切都准备的很妥当,他要前往地球,确保那里在未来能再次成为一个合适人类居住的地方。

他不确定这次的决定是否正确,这是不是一个合适的时机,但他为此而生,则注定要为此付出一切。

“一个人没问题?”

“当然。”

他难得的冲和自己相处多年的同伴露出一丝微笑,引擎剑悬浮在背后忠实的不离左右。作为人类制造出的最后一台战斗型号,他的能力无疑卓越,并且秉持一个人造人永恒不变的准则。

“那么,注意安全。”

Ignis点了点头,目送一身黑衣的人造人跳上飞行装置。

Noctis拥有完整且连贯的漫长记忆,对于人类而言如此称呼,对他来说则是占据芯片的大量数据。地球在很久以前就一片荒芜,人类离开后树木在一段时间里变得非常巨大。每隔一段距离就能看到成片的建筑废墟,边角和外墙都已经坍塌,无从分辨原本的用途。

他在屋顶降落,从飞行器上跃下。这里对他来说已经非常熟悉,靠近人造人的驻扎地,经过清理后大部分机械生命体都不会来这里。

按照以往的习惯他先去了驻军那里补给零件,在地堡不能进行武器升级,只有这里才有适当的材料和技术。

他是常客,轻车熟路的拐进了两栋废墟间的小路。

向阳而生的小片青草从破裂的石板里生长出来,踩上去发出沙沙响声。

“靠近沙漠的地区好像有新的机械生命活动迹象,方便的话去看一下吧。”

拿走新武器时对方这样说,noctis习以为常的嗯了一声。

他不会常年停留在这里,必要的维护和更新只在地堡完成,而驻军经年的生活于此,几乎和上方成了两种不同的机构。

平静的从pod那里读取了天气情况,noctis一路向标记位置跑去。

要下雨的话,就早点完成任务吧。

接近沙漠的地区要穿过两栋大厦中间的公路,他踏过水流毫不减速的快跑,小腿发力从凸起岩石上一跃而过。地面逐渐变得砂砾化,干涸而坚硬。

系统扫描很快检测到了楼层高的大型机械生命,但令他警觉的不是缓慢异动的鲜明红色警报,而是另一个在建筑内的机械信号。

通常而言他们没有智慧,只会呆滞的在一片地区转来转去。因而那个反应就显得格外特别。

Noctis把引擎剑握在了手里,几步助跑后一蹬地跃至半空,伴随清脆巨响捅穿了对方灰色的外壳,同时落地转身又砍下一截机械手臂,确保对方失去动作能力。

轻微自爆没能对noctis有任何影响,几个完整的零件芯片散落在地上却没人去捡。

但即使闹出那么大的动静,那个信号源依旧毫无所觉的一动不动。这不符合它们的行为规律,难道是失去行动能力的机械生命体?

他心不在焉的猜想,在附近转了两圈后找到了上去的楼梯。

里面空荡荡,甚至吝啬于有碎石砖块,墙角爬满了绿色的苔藓。他下意识握紧了剑柄陷入备战状态逐渐向上层攀爬,系统显示他们的位置愈发靠近。

如果是在楼顶的机械,必须要消灭。

Noctis分析得出了结论,他踏上最后一级台阶,然后轻松起跳在空中二段翻,一手撑石板借力踩上了混凝土站稳,来到阳光下。

视线自动锁定了信号源,热反应扫描出的轮廓与他们一般无二,就算是已经身经百战的noctis也惊讶到愣了一瞬。

“…机械生命体?”

“哎呀,这里居然有人类的走狗。”

对面的人形坐起上身摘下头顶不知从哪捡来的黑色帽子,露出一头红发,在阳光下像是干涸的血迹,轻佻富含抑扬顿挫的语调令noctis皱起了眉毛。

对方外表看起来和人造人或是人类没有区别,但从他身上散发的信号明明白白昭示这是个机械生命,一个人形的机械生命。noctis觉得自己脑内的处理器一时间难以接受这个事实。而那个机械脸上说不清是揶揄还是玩味的露出笑容,抬起手腕向他鞠了个躬,语气婉转的有些夸张。

“初次见面,我的名字是ardyn.izunia”

“Ardyn.izunia……”

听起来可笑至极,无人知晓他源何诞生,一个不属于地球上的侵略物种居然有个名字。

“你是机械生命体吗。”Noctis后退半步挑起了剑尖。

微弱的来自远方的风让他衣领颤抖,不过膝的黑色制服下摆晃动,空气中布满一触即发的危险感。

他们总是一身黑色,像一名送葬者。

这是他所遇到的第一个人形机械,不知道这背后是不是还有更多,但ardyn.izunia无论外形还是语言逻辑都无限接近人造人,和常见的只会简单重复无意义词语的机械生命不同,这发现很重要,他甚至在思考将对方的残骸带回地堡的可能性。

Noctis摆出了战斗姿态,而ardyn的表情也仿佛一个挑衅。

他们互相凝视,做好了对方很强的准备。Noctis先一步出手短促的蹬地冲到对方近前,胳膊以能发挥最大力道的姿势挥剑,空气中徒留残影。

而ardyn刁钻的从密集攻击中躲开了,这个角度好像经过刻意计算,令他没能在中途硬生生换个方向,只好在收势后又紧逼一步。

“Pod——”

“我可没想现在跟你打架。”

集中的射击骤响,Ardyn看起来毫发无损,在他隐含冷意的语调中说,然后后退几步停到了顶楼边缘,模仿着人类样子不伦不类的行了个礼一跃而下。等noctis追到那里,他已经不知降落到那去了。

这样危险的目标放任在外太不安全,回到驻扎地报告了新机械生命进入这里的事情后他决定暂时回一下地堡。Noctis不想无意义的令人恐慌,这次绝对是他最快的一次返程,但也不算什么,毕竟没有太多敌人需要消灭。

地堡一大半的人造人都在忙里偷闲中悄悄过去看一眼noct,用作他育婴室的房间堆满了各种各样的小东西,门口甚至趴着几个黑色制服的S型机种。

“辅助机的程序里都写了母性吗。

Noctis大步跨出自动浮梯来到noct房间门口时就看到那么一副景象,语气冷冷的呵斥。

每个人造人都知道他的来历,也都对noctis保持一定的敬意,在接受到他赶人意思后十分识趣地抬手手按在胸前后吐出了惯例的一句话,蹦蹦跳跳走开了。

他没有回礼也没有动,只是转头看了眼那扇带流畅弧度的白色门扉,它自动从一侧滑开,露出背后琳琅满目的杂物。

Noct的银白色婴儿床就放在中间,难为他在一群人造人包围里依然安静的不哭不闹。Noctis迟疑了一下走上去。

他背着刀具,noct和被他抱回来的时候已经不太一样了。小小的手脚舒展开,漂亮的灰蓝色眼睛一眨不眨盯着他,嘴里啧啧有声的咬着奶嘴瓶。

在看到noctis靠近的时候,婴儿伸出了手。

他对这个人造人仿佛有种天生的信任和依赖,noctis犹豫了一下,褪掉包裹到手腕的皮质手套把裸露的指尖递到孩子掌心。

他很快抓住了那根手指,然后像找到了心爱的玩具一样动手动脚起来,粉色湿漉漉的嘴唇咧开笑容吐泡泡。

“咯、咯。”

他的眼睛是和noctis一样的发色,眼罩遮住了noctis大半张脸,露出瘦削的下颚骨和苍白嘴唇。

Noct完全没有被一身肃然的人造人吓到,尽管对方看起来也没有更近一步哄孩子的意思。

“Noctis?你怎么回来了。”

背后的门开启露出通讯官的身影,Ignis惊讶地打量了他两遍确认眼前是自己熟知的那位。黑衣人造人矜持的点了点头,忽略去对方手里加热了的奶粉和不知哪来的碗。

好在ignis没有忘记职责,一边耐心的给小孩喂食一边依然和noctis讨论地球的变化。

“人形的…机械生命体吗。这有点像是人类所说的进化,为了更适应环境而诞生的现象。”

“你的意思是机械会进化?”

“我不确定。”

嘹亮的婴儿哭啼声打断了他们,noctis目光隔着黑色布料稍稍和ignis一碰。

他果断的截住了话题:“我去找一下司令官。”

“那个——”

从门口探出的毛茸茸金色脑袋不安的耸动两下,露出一双蓝色眼睛。Igins和noctis不约而同的回过头看向这位不速之客,对方大半个人缩在门后,似乎有些不安。

“我是新来的侦查机,prompto!我的名字是prompto,我能看一下小宝宝吗?”

“当然,欢迎你。”

Iggy推了推无度数的眼镜,虽然noctis不知道他为什么要特地去弄一副带上,但这很合适他。

得到应允的金发人造人迫不及待走进来,他不像他们那样严肃,反而更像个活泼的人类青年。他在床边手足无措了一会,轻轻托起小孩的头和身体,noct并不排斥这种行为,他停止了哭泣咯咯笑着被他小心翼翼地抱起来,prompto带着无指手套,露出仿生皮肤和人类一样柔软,轻轻的捏了捏noct的脸。

“他真可爱,长大了也一定很可爱。”

Prompto幸福的眨眨眼。

地堡大部分的颜色都是白色,唯有noct所在的房间被涂鸦了各种色彩,小孩子长的很快,没多久就能满地乱爬,没人会约束这个唯一的人类的孩子,所有的门扉都对他敞开——当然不包括通往外面的。

这也就放任了noct在人造人会议时光明正大的噔噔噔跑进会议室,在众目睽睽下朝noctis伸出手。

“他很喜欢你的样子,你偶尔也抱他一下吧。”Ignis说。

听起来轻松的很,战斗型人造人觉得自己浑身关节都僵硬了。他和他们不同,皮肤柔软且温暖,而noctis的总重量起码有他的二十倍以上。他试着将小孩放在腿上好防止他掉下去,然后面无表情的抬起头,会议仍在继续。

从他数据中被导出的关于ardyn.izunia的影像放在司令官背后的洁白墙面上,简单的交手还不足以分析出对方的能力。

Gentiana双手轻轻交叠在身前,黑发如瀑披在肩上沉稳地定下结论:“虽然没有过先例,但他属于高度模仿人类的机械。”

“目前我们遭遇的敌人还没有鲜明表现出这一特征的存在。如果可以,noctis,最好能收集到更多ardyn.izunia的信息。”

“必须消灭所有的机械生命。”

“人类,荣光永存。”

评论(2)
热度(11)

© 睡不醒的白色乌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