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不醒的白色乌鸦

正太(ace)吹。
三坑左右横跳中。
填坑字典里没有。
随心所欲。
有本事你打我吧。

无幽。校园paro

无剑路过音乐学院教学楼的时候,他正刚和几个队友练完剑道,一身臭汗。与这场景不符的泠泠琴声从紧闭玻璃窗里流淌出来,轻而动听,叫人脚步一顿。
他是体育特招生,剑道三段,家里开着道馆。这都不是关键,关键在于坐阵道馆的独孤老爷子是世界上可排前五的五段高人,可惜后继无人,而无剑打小展现出了剑道天赋。谁都说他早晚会冲上他家老爷子的段位给家里发扬光大。
要是按无剑的舍友的说法,他只要到了四段,把那点家里给的零花钱全扔了,每年靠国家补助的段位奖金偶尔打个比赛都够活到毕业。
“以前怎么没听过这声音?”
无剑好奇的踮脚往玻璃窗里看一眼。他只觉得这声音耳熟又好听,转轴拨弦挠的人心里痒痒。
“听说这两天他们请了个外教过来,晚上还有音乐会。你好奇这个?”
一旁的队友握住竹剑敲了敲肩膀随口解释,无剑没来得及回答。他只惊鸿一瞥,里面背对窗口坐着一个人,发色盛雪,隐隐参杂赤丝,脊背瘦削笔直,面前抱着半人多高的箜篌。
一眼来不及看见什么,无剑只觉得那个背影很是……让他念念不忘。
“嗯,他们音乐会在汇报厅?”
“你要去?不会吧。”
“去看一眼又没什么。”他大大咧咧的下了结论,“你可能不知道,我小时候听老爷子说,特别喜欢箜篌,路上看到橱窗里摆着就走不动路,但是偏偏一点天赋也没有,五线谱都认不全,所以后来也没学。”
无剑伸了个懒腰提起嘴角,说起小时候那点如数家珍的事还颇为怀念。
他滚回宿舍飞快的冲了个澡,还没全入秋的天气要凉不凉,硬是把人冻了个激灵。好歹无剑从小当了个体育生,肌肉平时不明显也一块不缺,自恃冻不死,用毛巾抹干净水套上汗衫外套就很是愉快的往汇报厅走了。
他们学校地处不太偏,但地方很是大,这会门口便停满了车,来来往往的学生一片乌压压。
他在门口停了停,特意去看了眼那块黑漆漆的电子屏。
上面红字映着:古典乐宗师,箜篌演奏家——幽谷。
他无声的蠕动嘴唇念出来。这个名字就像无剑叫无剑一样奇怪。
他之所以名为无剑,是因为独孤老爷子练剑练的疯魔,总是念叨着“以无剑胜有剑之境”,在发现他的天赋之后觉得后继有人,硬是用了这个名字。
幽谷又因何名为幽谷?
无剑摸着下巴琢磨了一会,抬步挤进去。
这会人是真的多,好在汇报厅里地方大,稀稀落落还有不少空位。他抢先一步占了靠后排的两个连座,丢下件衣服帮号称要来泡文艺小学妹的曦月留位,也不知道他之后会如何被孤剑往死里揍。
头顶灯骤然灭了,只余下一束光打在舞台中央。
无剑下意识屏住呼吸。
那个男人不知何时已经坐在那儿了,长发如瀑,一身红衬衣,腿被西装裤裹得修长好看。幽谷面前摆着偌大的箜篌,他待全场都安静,清朗圆润的音律从指尖跳跃起来,流畅而脆弱,好像落到地上就要碎了,发出叮铃脆响。
无剑看不太清他脸上的细节,直觉觉得此刻这个男人多半平静的面无表情。弹箜篌对他来说只是个机械性重复的事情,比如这会,他曲子里又不带感情了。
无剑没发现自己为何用了又,他遥遥的隔着人群盯着那个身影。
幽谷一曲奏毕,刚想抱着箜篌起身,莫名觉出了熟悉的目光,拨的他心里弦一动。
他心如死水那么多年,好像就差临门一脚,空茫芒的不知追寻什么,就等人能搅起一潭漩涡,倘若如此,把他卷进去溺毙也无怨无悔。
台下坐的人太多,幽谷只借灯亮的时分看了眼,余光扫到一个高挑人影便急匆匆走了。
虽然不急着离开,也总不能碍着后面的人。
他想,反正以后还要来教几堂课,总能再找到。
既然那么久了,多等一阵子也是可以的。
无剑只等幽谷的曲子弹完便溜了,对他来说后面的是天仙也毫无吸引力。他猫着腰从后门溜出大厅,还不忘去网上搜了下此人。
年纪轻轻便登大雅之堂,家里经商,但本人确实是名门正牌的音乐学校毕业。
他也顺便看到了幽谷的正脸。
长发遮了大半的脸,睫毛细密,红棕的眼睛在月光下折射出深浅不一的颜色。
要不怎么说人眼是复杂的结构,无剑觉得自己要被那双眼睛吸进去了。
注定要相遇的人,穿过万水千山也会来见你。
最后还是对面的人先开口,嗓音低扬婉转。
“你叫什么?”
“……无剑。”他直愣愣的回答,末了才回过神,略有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发。
“怎么不继续听了?”
这次他答的干脆利落:“都比不上你。”
这般夸奖直白简单,倒让幽谷微微笑起来。他皮肤苍白,唯有唇上一点红色,无剑眼珠转了转,挺飒爽的往旁边让了一步。
“幽谷…老师?听说你会来这里教课,是真的吗?”
“是。”他的称呼一出口,幽谷就细细眯了眼睛。
“那我下次去蹭老师的课,我送你去校门口吧。”
无剑得了个答案便放心下来,他莫名的对幽谷有与生俱来的信任和亲近感,得寸进尺的想再亲近些,又怕拿捏不好分寸,只好把心思藏了藏。
这会人都在汇报厅里,没人注意到无剑和他们万众瞩目的幽谷老师已经走了。
无剑到底是体育出生,这么一站比幽谷还高半个头。刚好能看见他发顶翘起来的一簇柔软呆毛,随着步伐一晃一晃,招人心痒。
他的车就停在校门外,无剑寸步不离的送到车门边,脸上明朗的笑意也未退半分。
“天气也凉,你回宿舍去吧。”
幽谷冲他点了点头,矮身坐进车里。无剑蓦地伸手,有意无意擦过他后脑发丝,状似担心他撞了车门似的护了一护。
原本幽谷对他全无防备,冷不丁受了个吓。
“老师路上当心。”无剑无辜的眨了眨眼,“下次见。”

评论(3)
热度(39)

© 睡不醒的白色乌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