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幽。试写

铮铮琴音入耳,虽不含情性已是常人不可企及的优美动听。
这人惯常这样。
无剑低声一笑,迈开大步穿过山间小路踏及山间小屋。
幽谷永远一身艳丽的红衫,暗色纹路在下摆流动,昙花活像要绽开了,可它分明已经怒放。再好的风景也比不上好看的人,无剑打量一番,十分直白的感叹。
“五境暂且安稳,所以我来看你了。”
无剑停在他几步开外,眨了眨眼倒是自来熟的坐下。琴声一顿,对方狭长的红瞳移过来,眼睑掩去大半神色,声音低沉而婉转如旧。
“你倒是还记得我?既然修补剑境的神器已经发挥了作用,你可以放心了吧。”
幽谷停下手轻轻搭在箜篌顶端,音乐也随之消失,苍白的指节衬得箜篌上裂痕愈发刺目,他却好似混不在意,赤色的瞳孔深浅变化映出模糊人影,眼尾斜斜飞起来。
无剑不由得也停顿了一下,下意识摩挲着手关节上的护指,虽然先前打了一架,他并不怕幽谷,因而也不多周折的道。
“那是自然,所以我希望你能同我一起下山,去剑冢一叙。”
“下山?”幽谷低声重复。
“你不愿意?”
“不,既然你那么说,我们就走吧。”
他起身将箜篌抱在怀里,全身不过明月清风,两袖昭昭,好像别的都生不带来死不带去,只要无剑一张嘴,抬脚便可跟着走了。
无剑一贯思绪直来直去,也居然有点卡在当下不知如何是好。
“你……那六爻千丈他们?”
“他们自会自保,况且六爻不是跟着你一起走了?我也随行,有何问题?”
“…并无,你能一起来,我很放心。”
他想伸手搭一搭幽谷的肩示好,又迟疑了一下,最后屈指轻轻插进他披散如瀑的发间。发丝冰凉松散,像握住了一把月光。无剑走神的太明显,叫幽谷斜了他一眼。
可惜幽谷长发垂腰,遮了大半艳丽的眉眼,于是无剑也没注意到他这一下,立马松开手嘿嘿一笑先行半步在前面带路了。
无剑生的是有些清秀,光看脸不好辨男女,却也不是女气,只有点英气斯文,头发全让银骨环束起来,跟着步子一下一下闪烁。幽谷盯了半程,余下半程变成两人并行。
无名山离剑冢,还是有些距离,他们下了山,还是决定找个可避风挡雨的地方暂住一宿。
……反正左右也不能住破屋。
“前面好似有个村庄,我们过去看看吧。”
无剑看了看他一身云缎锦绣,又手痒的想摸一摸那头长发。
有人用眼如点漆肤凝脂去形容美人,幽谷除了前一句,可以说十分满足了这苛刻的诗句。
无剑挠了挠脸颊,带头踩进田埂,虽说是村子空气安静的出奇。两人无需多言便觉不对,放慢了脚步缓缓而行。
“若是魍魉所为,必定是难以对付的角色。”
两人等待了片刻也没有旁的动静传来,无剑轻声说道,抬手推开了最近的一扇门扉。

评论(7)
热度(49)

© 睡不醒的白色乌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