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不醒的白色乌鸦

正太(ace)吹。
三坑左右横跳中。
填坑字典里没有。
随心所欲。
有本事你打我吧。

[紫金铃]你打开方式还是有误

ooc
哨向注意。

庇护所本不很大,紫薇开车的技术很好,又快又稳。金铃本来堪堪抓着他腰侧布料,后来也不要面子的改为环抱,生怕他心情一好把他甩下去。

机车在灰色居民楼之间穿梭,划过一个危险的弯,轮胎发出尖锐的吱嘎声。最后紫薇脚一落地刹在水泥堆前,金铃索已经快要吐了,张开嘴吸了口气。紫薇脊背可称是有些瘦削,对于金铃来说已经足够,触手的衣料带着暖意。他带着一丝不舍的松开手从车上滑下去。

这里的楼都已经非常老旧,甚至过道里没有一盏灯。

“你可以睡空房间。”

紫薇住在四楼。他言简意赅的说,从一串钥匙链上解下一把丢给他。

显然对他来说这里只是个落脚点,是他无事可做时用来待的地方。整个房子不大且空荡荡,被褥齐全,毫无活气。房主扔下金铃索去洗漱了,浴室离房间和厨房都极近,他看了看冰箱,除了饮用水什么都没有。

...简直太棒了,金铃索面无表情的想,他晚饭吃什么?

金铃转身间把不大的地方转了一圈,床角放了一个柜子,上面显然擦拭过,两层隔板里放了些东西。

一本厚厚的书,和...相框?

金铃索突然心虚的回头看了眼浴室方向,轻轻翻过被倒扣的相框。

玻璃下压着一张已经褪色的旧照片,显然拍摄它的相机也是非常旧的胶片机。

相片中穿白裙的女性眉目模糊,几乎与背景融为一体,依稀可见端正秀丽的脸。身旁和她站在一起的男人笑得爽朗而英俊,俨然一对璧人。

金铃怔怔的看了好一会才想起自己做不可见人之事的自觉,忙不迭将它放回原位。

紫薇恰恰开门出来,门闩吱嘎一声,惊的他猛然直起身。

“你在干什么?”

前者看了他一眼冷冷的问,他似乎刚洗完澡,长发带着水汽,还换了件居家款的衣服,初见时生人勿近的气息骤然淡了许多。

“…没什么。”

他忍不住看了紫薇好一会,不得不承认这男人长了张很好看的脸,即使不苟言笑也无可挑剔。他早先也听说过,现下最有名的五个哨兵,紫薇仿佛也在其中。 金铃下意识摸了摸手腕上的序号,原本想说的借口也一时忘光了。

按理说他的相容领域并不窄,却摊上了那么一个大人物。大概是真正意味上的缘分了。

好在对方并不在意这个,亦没有别的意图,只是淡淡开口。

“毛巾有新的,你房间里有被子。”

金铃愣了愣,轻轻应一声:“嗯。”

等到金铃索洗完澡带着一身热气出来时,银发男人已经半靠在床上睡着了。头发也不知干了没有,落在床单上。

他眨了下眼,平生第一次有种不真实感,好像脚下踩着梦境,飘飘浮浮在空中。金铃犹豫了一会,小步走过去捞起紫薇的长发摸了摸。还湿着,他从肩上抽下干毛巾裹住银丝轻轻搓揉挤压,任由毛巾吸干了水汽,不会沾湿被单才放下,轻手轻脚拉过被子搭在他身上。

他应该能猜到紫薇这样看似天下无双的哨兵很少有向导能跟上他的节奏,梳理精神触梢,要冒着被刺伤的风险进入精神领域。

紫薇的精神领域……会是什么呢?

金铃盯着他睡着的脸走神了半晌,直到身上的热气都散尽了才回过神,轻手轻脚走进未来的自己的房间,合上门扉。

待门闩咯哒一声响起,房间陷入令人窒息的无边沉寂。

紫薇做了个梦。

梦里是他十岁时的夏天,阳光金灿灿的灼烈,土地挤不出一丝水分干裂开。那对男女脸上是由衷幸福的笑容,因为她怀孕了。

「一定会是个可爱的孩子。女孩要长的跟你像,男孩子也要,哈哈哈。」

「紫薇,你要不要过来?」

女人温柔的声音响起来,而他面无表情站在那里,与温馨的画面格格不入。

「小孩子即烦人又弱,什么都不会,——」

他有权利那么说,那时他已经会握枪了,会用剑割下变异怪物的头。但那时候他说了什么?

「你也是小孩子啊。你会喜欢他的。」

男人仿佛并不因为他冷漠的发言而生气,只是轻轻搭着紫薇的肩膀。

他一向最讨厌这一点,无论他怎样棱角毕露,他们都只会那么温和的回应,最后紫薇也不得不按照他们的期望来。

谁让他是被丢掉的,是这对男女破开巨蛇的肚子里把他救出来。

他做了个不怎么美好的梦,睁开眼时额头一阵一阵疼。

“……紫薇?”

金铃索有些尴尬的收回手。

“?你为什么在这里?”紫薇没睡好,语气也连带着不太美好,硬邦邦的问。

金铃眉毛一皱,仿佛有些心虚,又坳执的不让步,理直气壮解释:“…你做噩梦了,我听到动静才起来的。”

他朝地下点了点下巴,是一瓶睡前搁在手边的水,被紫薇扫了下去。

这个解释合情合理,倒是金铃索睡的未免太浅了,紫薇拿余光扫了他一眼起身用冷水扑了脸。

“你明天…有工作吗?”金铃跟在后面问。

“没有。”

金铃略感意外的抬了下细眉,转而想起这是个习俗——哨兵和向导的“结合”通常需要一天,在结合热下完成精神触梢的连接,彼此共享情绪和信任。

他原先根本没往这方面想,登时小脸浮上红晕。

“那个……”

“不用担心,我不会做的。”紫薇出声打断他的话,语气凉凉的带着一丝笑,“免得别人以为我犯罪。”

金铃索气的想跳脚。

“……还真是不好意思,紫薇叔叔。”

他赌气时很有些小孩子的脾气,但不让人觉得讨厌。于是紫薇也就秉承了以后还要一起过的想法——忽视了他飘然而去。

“换件衣服,一会去给你买东西。”

评论(4)
热度(26)

© 睡不醒的白色乌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