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普】Bring me to the life(完)

ooc注意。
其实普是条形码只是因为他出生在帝国(你)
完结感谢。微笑。


一路的旅程非常顺利,除了不可避免看到抵制水晶的横幅和游行宣传外并未惹出太多事,这也要托福于不怎么公开露面的王子殿下。Gladio这般逗笑,还把noct拍了个踉跄。
水晶之地在insomnia的另一端距离火山很近,他们驱车在停车场驻留,补充了一下药物和食物后步行踏上褐黄土地。
入口位于一座废墟下面,仅仅站在那里noct都已经能感觉到不详的黑暗气息散发出来。
prot感觉自己咽了口水,湛蓝瞳孔写满不安的在黑漆洞窟和noct脸上来回切换。
那……王子想说那我下去了,转头却对上他担忧的视线,里面又隐藏了些他以为自己心照不宣对方却毫无所觉的东西。
那我下去了,很快就回来。Noct说,注视着他的眼睛抬起手用指骨轻轻碰了碰prot的额头轻声宽慰。我保证。
他还想在说点什么,最后还是没能出口,这个保证仿佛预告在他回来后会和prot谈谈,三个人目送王子独身前往黑暗。
Prompto觉得那是王子对他一个人的保证,以至于在之后漫长的时间里反复从回忆中挖出那几个音节咀嚼,汲取属于noct的气息。

暴动在他们回到王宫后被平复下来,noct没有出来,他们在洞窟外等了五天五夜,启程返回。
如果你无比期待一个人的出现,一月和一年是差不多的。
他每天都觉得noct也许今天就回来了吧,时常跑到王宫最高的露台上观望日出。Ignis和他接手了原本属于王子的职务,Gladio则身为王之盾继任了警备队。
Prot从来不明身世,但他深爱lucis和这片noct会回来的地方。

Noctis没有出现的第二年,国王陛下因身体缘故去世,王宫所有人都换上了黑白的礼服举国哀悼,那也是他们为数不多再次重聚的时刻。
没人敢先开口提起失去音讯的noct,prot沉默的垂着头小口啜饮杯子里的酒液好消弥心里膨胀不住的感情。
他们如此坚信着唯一的殿下会回来,只是不知道那还要等待多久。

而整片lucis广褒的土地下,象征主宰和神明的水晶,被黑色外壳包裹,散发绚丽繁多光芒,依然平静运作。
Noct好像睡了很久,身体被一团柔软空气托浮在半空,全身都异常放松,好像回到亲人身边被拥抱和安抚,自从母亲去世后他已经很久没有过类似的体验。
我……?
是不是有什么事要做……
他眯着眼睛回忆,终于从懵懂状态中回过神。四下空茫的世界里光无处不在,noct毫不费力的确认自己不在熟悉的eos大陆。
体内流淌的血脉和水晶产生共鸣,他看到不知名的记忆倾泻下来。
破碎片段拼凑成大陆千万年前的往事,女神爱上身为人类的青年却求爱不得,降诅咒于和恋人在一起的人类,直至女神离开世界留下自己的心脏化作水晶,这段不可见的怨气依然存在,所有伴侣都被水晶决定,最后慢慢走向悲剧。
太荒唐了,noct的怒气从胸口直冲头顶,人类怎么样和你无关,让水晶收回这套!
他的直觉告诉他女神——或是所谓的水晶能听到他的话语
Caelum的后裔,这是你的渴求?
雷鸣般的神语携无上威压在这片空间响起,震得他头疼欲裂,甚至想跪在地上,他按住了头竭力忍耐,深深吸了口气大声冲那个不知名的声音喊。
没,没错——你别想在对我们指手画脚!人类去爱谁这是我们自己的事!!

可以,但你将——

天知道那是女神还是水晶留下的残影,他只觉得自己在无限下坠,背后二维码的位置发烫到疼痛,肾上腺素升高,他几乎是条件反射的坐了起来。
新鲜透着草木和湿润味道的空气争先恐后涌入气管,noct长长吐出一口气,活动着肩膀。那里已经没感觉了,二维码大概是消失了,最后女神究竟说了什么?
洞窟外正处黑夜,入目是一片熟悉星河,noct很多次坐在王宫最高的露台眺望它,一段从他面前经过,一段连接着王都连绵不灭的灯火,天边已经隐隐发白。
他也没忘自己必须快点回去,同时打量了一下身上沾满泥灰的衣服。
一种不太好的预感弥漫开来。
雷加利亚早就不在原地,稀疏杂草上到了小腿高。他快步跑下火山,所幸那里和印象中没有太大变化。
Noct随便找了个最近的有人的地方,一把拉住路人。

“Prompto在哪?”
Ignis穿梭在王宫回廊里,脚步急切,语速干练。
“Argentum殿下在书房。”
小跑的侍女轻声回到,现在刚刚天亮,还不足七点,ignis显然是有什么急事。
从十年前起这两位就接任了一切因为王子消失耽搁的事务,而且处理的很不错。在一切来王宫工作不久的新人眼中等同于二位殿下。
他的确有急事,从报告看来这无疑是好预兆——所有人身上的二维码都消失了,也许意味着noct要回来了,他想,最近prot的精神看起来不好,大约也是太累了,Prompto比谁都期待王子回来,应该会非常高兴
Ignis克制住嘴角微微笑意,推开书房大门。
紧接着连同他脱口而出的名字一起凝固在嘴边。
“医师——!”

在Noctis用最快的速度赶回王都时听到的就是这样的消息。
“Argentum大人长期劳累,身体不佳,因病去世。”
对他来说一起旅行仿佛还是昨天的事,水晶短暂的对话就扣留了他十年时间,离开后时移事异。noct茫然了一阵,还是习惯性抬步向王宫走去,并且给ignis发了一条消息。
他像是身处梦中,被人推着重新洗漱打理,换上衣服,被带到prot面前。
“应该是天亮时……”
耳边有人说,noct暂时无心分辨那是谁的声音,他半跪下来,很小心的托着prompto的手腕,那里的痕迹应该已经消失了,但这不能影响什么,他们从来不是被那个绑到一起的。
“我回来了,prompto. 我很抱歉我迟到了……”
他几乎说不出话,忽略跨越的时间看起来他依然像那个刚成年的年轻人。
时隔二十年,重新回到王都的国王在葬礼同时公布了自己从未出现的伴侣的名字,prompto.argentum——即使作为束缚的二维码消失,他将终身不会再有第二个。

END

评论(2)
热度(31)

© 睡不醒的白色乌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