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不醒的白色乌鸦

正太(ace)吹。
三坑左右横跳中。
填坑字典里没有。
随心所欲。
有本事你打我吧。

【诺普】Bring me to the life(3rd)

最近期末实在没什么空写东西。
最多还有一两更。
岔个话比较想问问有没有诺普群xd
好了ooooooc注意。





Prompto张了张嘴,被震惊了。
这件事很快传遍了大街小巷,听说特涅布莱耶甚至在游行抗议,要求取消这一约定俗成的婚约。
他们放学经过的商业街银幕上播报滚动着,老实说这稍微有点尴尬。Lucis和特涅布莱耶的关系一直不差,而王剑直属于国王陛下,这种行为似乎有点挑衅caelum王室。
Luna是神巫,noct体谅的说。
很早以前他还是luna的绯闻对象,prot被王子的宽宏大量感动了。
他走神的想着,脚下步子甚至跟着noct拐了个弯,随即被王子伸到眼前打了个响指的手唤回神。
你在想什么?跟我回家吗?他好笑的收回手说。
没等到Prot回答,背后一声巨响砸碎了他的话语。从道路一侧的住宅区里传来尖锐喊叫。
“离婚!!我再也忍受不了你了!!”
伴随嘈杂和凌乱巨响,noct拉着prot急匆匆离开了那里。

这仿佛一个预兆,随后引起的一连串反应变得不可收拾。
当一对伴侣结合后发现无法产生爱意,这就如同神开的一个荒谬滑稽的恶意玩笑。
彼时距离他得知那位老师的事情已经过了一年。听说在失去伴侣后的人得了怪病,很快离世的类似事件越来越多。新闻整天滚动播报着接连不断发生的摩擦,王都变得越来越浮躁。
水晶并未听从人民的祈愿,择偶向着怪异的道路奔驰。
而Noct已经成年,他终于能站在肃穆的王宫里拥有发言权,面对父亲。
请让我去找水晶吧。他说。人类的选择不该由它决定。
国王长久的沉默,最后缓缓点了点头。

王子的三位友人很快做好了准备。prompto甚至为此特地去做了几天特训,虽然不如gladio或者noct从小接受训练,但对于枪支与生俱来的手感让他很快就从战五渣变成了自卫无压力。
为此noct还跑到射击场围观了好几次,天知道prot在被他从背后纠正姿势的时候手有多抖。
这也是他第一次看到了noct背后烙印在皮肤上的黑色二维码,如同附骨之疽,爬伏在他肩胛骨附近。
难怪他从没见过,在这样轻易被掩盖的地方,prot也希望自己的刻印能换个位置,就像他被掩盖的感情。
想到这一点Prompto被烫到般很快移开了眼神,也没有注意到noct疑惑投来的目光。
随后王子给他弄了一把武器,像幻影剑一样方便携带。
仅仅是十几天左右的训练时间,insomnia已经很快发生了小型暴动,抗议声传到王宫门口。
谁都知道在水晶消失前,这种反叛不会结束。

一切准备妥当后regis挥挥手将雷加利亚送到了他唯一的儿子面前,在noct这里他永远是个父亲,而不是国王。繁忙的事务让他长久以来没有多少时间能陪在亲人身边,尽管如此在noct幼年时,无论有什么事他都会和儿子在一张餐桌上吃饭。
路上平安。已经两鬓斑白的中年男人说道,轻轻拍了拍儿子的肩膀。要记得依赖你的伙伴。

评论(1)
热度(21)

© 睡不醒的白色乌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