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不醒的白色乌鸦

正太(ace)吹。
三坑左右横跳中。
填坑字典里没有。
随心所欲。
有本事你打我吧。

【诺普】Bring me to the life(2nd)

听说你们要后续。
但还是没完结。
有lunyx成分,一句话的量。
ooc





是这样嘛。
他看到noct抬起眉,好像心情不错,将包甩到肩上,没有就这个话题继续下去了。
我们快走吧,要迟到了。
噢,噢!Prompto快步跟上去。他心情也有点好,步伐频率都快了很多。
好像得知这件事能改变什么一样,他知道noct还没有属于任何人,虽然这不一定就意味着noct能跟他有什么结果,但他就是心情很好。
上课铃敲响的最后一秒他们踏进教室,老师已经站在里面,表情阴沉,好像随时要发作。大约是碍于noct的面子最终什么都没说。
这让prompto松了口气。
整节课的气氛都很奇怪,节奏紧张,老师也全程没有露出笑脸。Noctis虽然坐在靠窗靠后的位置也不敢搞什么幺蛾子,好歹挨到下课,所有人都长长吐了口气。
他们和往常一样溜到教学楼背后吃午饭,prompto带了自制的便当,视线却忍不住往noct饭盒里飘。
他知道王子的便当都是ignis做的,他做饭很好吃。友人的心思太昭然若揭,noct忍不住笑出来,夹了一块鸡蛋卷送到他嘴边。
Prot不好意思的飞快用余光瞥了他一下,张嘴咬住鸡蛋卷两三下嚼碎,松软香甜的味道就弥漫在口腔中。
超、超好吃,他感动的说。
而Noct并没有什么大反应,只是不置可否的点点头开始消灭其他食物,偶尔把胡萝卜都挑到prot的饭上。
老实说那胡萝卜完全没有胡萝卜的味道。
你太挑食了吧noct?他再一次把蔬菜拨拉过来和米饭一起送进嘴里的时候说。
啰嗦。王子嘟囔道,将空荡荡的饭盒盖上。

也许从那时起一切都已经埋下了被点燃的导火索,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发作。

Prompto已经不止一次在街上见到争吵的情侣,甚至王都的离婚率也在直线提升。
长久以来水晶选择伴侣已经是种不成文的默认,但由于他的条码无法被扫出来,所以他无法体会这种心情。
他摸了摸手腕上被布料覆盖的条形码,甚至萌生了一种荒诞感,人类的感情不应该是水晶能决定的东西。

他不知道noct是不是也有一样的心情。
水晶长久的、千百年的作为lucis人的精神支柱,如同神明亲临,去质疑它就如同质疑信仰。
何况那还是王室守护的东西,noct将来也要守护它。

你怎么了,今天心不在焉。
有人在他耳边打了个响指,prot条件反射的跳起来捂住了耳朵回头。
N、Noct?他睁大了眼睛,王子在他邻座放下包,提起一个毫无关联的话题。
你知道吗,那个老师,她和伴侣分开了。
……就是,那个?prot想了想迟疑的询问,然后得到了肯定回答。
所有之前反常的情况都得到了解释,谁都不会在和爱侣吵架后还保持好心情。
但是……Prompto忍不住想问noct,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
Noctis仿佛看出他的欲言又止,单手支着脸颊,语气和日常闲聊没有区别。我最近还听说一件事…Luna她前几天来拜访的时候去了水晶面前,结果扫出来的伴侣……是我爸的王之剑的其中一名。

评论(3)
热度(27)

© 睡不醒的白色乌鸦 | Powered by LOFTER